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荒年穿成恶毒婆娘,别慌她有超市在线阅读 - 65:从实招来

65:从实招来

        顾晓晓一把掐着大腿,仰着头大声哭喊:“快来人呐!这里有绑架孩子的人贩子啊!”

        陈婆子急了,“让她这么喊,村里头的人都该来了!大牛快去将这小贱人给敲晕!”

        说着,把一根棍子塞进自家儿子手里。

        “玛德!臭女人叫什么叫!”

        “再他么叫,老子的赌资都要飞了!”

        大牛嘴里边嚷嚷着,手抓田坎上的野草,爬上去举着棍子就往顾晓晓头上抡!

        “住手!”

        村长喊得太迟,大牛的棍子已经砸了下来,顾晓晓连连往后一退,才堪堪避开。

        紧接着又扯着嗓子,哭天喊地地嚷:“没天理了啊!牛小妞你恨我气我,心里头有什么怨都冲我来,你居然绑架我家孩儿,你个短阳寿的,你不得好死啊!”

        “你才该不得好死!要不是你勾引我家男人,他也不至于被你这个狐媚子勾得五迷三道,得了失心疯要休掉我!我就是要卖掉你的孩子又如何!这本来就是你欠我的!”

        站在田坎下头的牛小妞,丝毫没有意识到危机将近,嘴里还在不停地输出。

        陈婆子则是焦急地催促着,“大牛,你快点的!赶紧弄死那妇人!”

        大牛媳妇拽着林小夕的两只手拖,“娘,我先带这个丫头片子走了!”

        陈婆子也反应过来,忙里忙慌地拖着林三宝,“走走走!待会要是人都来了,可就——”

        跑不掉了。

        话还没说完。

        一个身姿修长,手里拿着一根木棍的男人冲了出来,拦截住了去路。

        “把孩子放下。”

        很快,住在周边的村民也来了。

        李狗蛋的爹,李桩直接举着一把菜刀,眼冒凶光地杀进来。

        “谁?!敢偷山坳村的孩子,老子非宰了它不可!”

        打眼一瞧,哟呵!

        竟然是本村人,偷的还是他家的娃!

        李桩顿时火冒三丈,气势汹汹地三两步冲过去,牛小妞被吓得松开手,朝旁边让去。

        拔出塞在嘴里的破布,李狗蛋眼泪汪汪地嚎:“爹呜呜呜呜......我还以为永远也见不到你啦......”

        “你个臭小子,叫你别成天乱跑!”李桩被感染得眼眶也红了,一巴掌拍过去。

        “呜呜呜,我都这样了,你还打我呜呜呜......娘!”

        李婶子也从人堆里冲进来,看见自家儿子被五花大绑,心疼的直掉珠子,扒着李狗蛋周身,关切地问着:

        “我儿啊,你有没有哪里疼?”

        “他能有哪里疼,我看他就是皮痒了!”

        李桩嘴上损着,手却很利索地把绑住儿子的绳子都解开,转头恶狠狠的瞪着牛小妞,挥舞着菜刀抬腿走过去。

        牛小妞惊悚着后退,眼盯着那泛冷光的菜刀,又扫了眼周围的人,顿时吓破了胆,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下身渐渐湿润起来。

        陈婆子一家子也被拎着,扔了过来。

        围着的圈子被撕开一个口子,村长和里正走了进来。

        顾晓晓从坡坎上滑下来,一手一个将两个娃捞在怀里,挤出两滴泪水,“三宝!小宝!”

        林三宝和林小夕都吓呆了,这一刻被娘抱着,阵阵熟悉的香味钻进鼻子里,他们俩才终于回过神,嚎啕大哭起来。

        “娘!呜呜呜呜呜呜我好怕......”

        “娘......娘呜呜......”

        里正眉头皱得都能夹死一只蚊子,眉眼间还有几丝烦躁,但却忍着没有做声。

        等三个孩子情绪稳定下来后,他才站了出来,轻飘飘地落在牛小妞身上。

        “林家二儿媳,过来说话。”

        牛小妞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头低的下巴都快要戳进胸里头。

        “对于绑架孩子一事,你可有要交代的?”

        话音刚落,里正似乎觉着还不够,又添了句:“如实交代,若有半句虚言,我便遣人送你走一趟衙门。”

        只要是里正的状词递上去,甭管事情真假,衙门都会先打犯错之人十大板再说。

        一想到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牛小妞就浑身发起抖,战战兢兢地开口道:“这次绑架是我同莲花村的陈婆子一同协商的,我我...我们是打算只绑林三宝和林小夕的,可李狗蛋多管闲事,我们顺...顺手就给一并绑了,我......”

        “我知道错了!里正求求您,不要送我去衙门,您要怎么罚我都行,但千万别送我去衙门,我儿离不了我啊!”

        牛小妞双膝跪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眼泪纵横满脸。

        周围人一听,议论起来。

        “这林牛氏也是个可怜人,好不容易生个男娃,却是个病秧子......”

        “可怜?她家大闺女和二闺女才可怜呢,像个丫鬟一样伺候着自家弟弟。”

        “哎呀!你们都搞歪了!林牛氏家里头的事儿,那都是关起门来自家人说道,现在这是拐卖小孩儿!”

        “要我家孩子被拐,我铁定打烂它的脑袋!”

        听到打烂脑袋,牛小妞身形一僵,畏畏缩缩地趴在地上,像只淋了雨的小狗,可怜巴巴的。

        里正眼神扫过去,全场立马噤声。

        “你儿可有参与这桩绑架案?”

        牛小妞急急地摇头摆手:“没有没有!他身子骨弱,哪里有这精力。”

        “既然如此,你儿便与这件事没有丝毫干系,你也不必废话过多提及。”

        里正没什么表情,嗓音清冷如寒霜:“林家老二可在?”

        大家面面相视,没人敢出声。

        那身姿修长的男人走上前,对里正俯首,“爹,我去叫。”

        “速去速回。”

        田坎边儿角落里的顾晓晓,见状微微挑眉。

        原来那就是里正家的独子,林子华。

        林子华......

        村长的名字好像叫......林木华。

        林木华,林子华......

        嘿嘿嘿......

        顾晓晓在心里头暗暗偷笑,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那边一记冷眼瞥过来。

        顾晓晓一怔,赶紧收起一脸的傻笑。

        假正经还没装一分钟,就被点到。

        “林赵氏,上前来。”

        顾晓晓带着两个娃走上去,“里正。”

        “你是怎么好端端地碰见林牛氏行不轨之事的,将头尾说清楚,从实招来,若有半句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