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荒年穿成恶毒婆娘,别慌她有超市在线阅读 - 64:绑架

64:绑架

        这话刚出,外头就传来一声大喊。

        “娘!秤砣我给借来了!”

        一同和林三宝来的还有李狗蛋。

        “林婶子好。”

        李狗蛋笨拙地问好。

        顾晓晓笑着点了点头,“你家今儿不忙?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儿。”

        李狗蛋抓抓手又抓抓脖子,有些局促,“我,我问了我娘,她说我可以来,那个,婶子......”

        “嗯?”

        顾晓晓正在研究这个铁秤砣该怎么使用,听见李狗蛋叫她,她也只是微微侧头,示意自己在听。

        “我能带三宝出去玩吗?”

        李狗蛋有些脸红,许是没想到林家婶子并不如传闻那般凶,胆子也大了许多。

        “因为之前的事儿,那些家伙都不肯同我玩了,我好无聊的。”

        顾晓晓闻言看向林三宝,却见其一脸的期待。

        她笑了下,“去吧,不过不准跑太远。”

        “那我带上小妹可以吗?”

        “可以啊。”

        得到来自大人的许可后,三个小家伙便撒欢地跑了出去。

        顾晓晓扭头看着林二宝,“你也去吧。”

        “不去,幼稚。”

        林二宝一脸冷漠。

        顾晓晓:“......”

        看,她就说,早慧必伤吧。

        连童年的乐趣都无法体会到。

        这样的人长大后,怎么可能会变成好人?

        把所有粮食都给过了下称,顾晓晓大概算了下,这里所有粮食三百多斤,扣去交粮食税,根本就所剩无几。

        丰收季节能有一千斤多,这两年旱灾,竟连一半都不到。

        实在无法想象那些同她家情况差不多的,该有多么绝望。

        今年的冬日该怎么过,怕是灾难级别的难题。

        “秀莲,我把秤砣拿去还了,你裁剪布料用剪子慢着点,别伤着自个。”

        顾晓晓随口叮嘱着,拿着秤砣就出门了。

        王秀莲心里美得冒泡,婆婆时时刻刻都在记挂着她。

        沿着记忆里的路,顾晓晓走到李家门外。

        “李婶子,你在家吗?”

        “谁啊?”

        李婶子擦着手从灶房里走出来,瞧见门外的顾晓晓,脸上扬起了笑意,上前招着手,“快进来啊,站外头做什么?”

        顾晓晓这才走进院里,也跟着笑着说:“我家那小子借了秤砣,我是来还的,多谢了。”

        “我还道是什么事儿呢,能把你这阵风给吹来,原来是还这玩意的,你要用便用就是,不必这么急着还。”

        顾晓晓一脸的纳闷,“明儿就是交粮食税的日子了,我想着用这秤砣的肯定很多人,怎么听你这语气......”

        李婶子一愣,凑近小声的说:“你住在村尾想来是还不知道,大家伙今年都打算直接交银,新出的粮食预备留下来度日,就连我家也是。”

        “这样......”

        顾晓晓面上恍然大悟。

        心中却开始回忆起了原剧情。

        今年朝廷涨粮食税,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西域边疆那边今年年初,两方战士就时有摩擦,从夏旬开始战争的号角声正式拉响,将士们的开销用度越来越大,而国库却日渐空虚,无计可施下,便想着从老百姓手中捞取粮食。

        按照奸商的路数,是绝对不会放过发国难财的好时机。

        用银钱交税,官府怕是不会收。

        因为银钱就算收上去了,也不可能在粮商手下低价买到粮食。

        顾晓晓敛下眸子,将心中所想也尽数敛去,转头扯起闲话。

        “狗蛋那孩子平时不都前呼后拥的,一大帮孩子跟他玩的嘛,怎么他最近都一个人?”

        说起这个,李婶子眼神中染起了一抹深深的无奈,“之前野猪伤人那事儿之后,那些个孩子的爹娘就叮嘱不准再和我家狗蛋玩。”

        “刚开始还有几个孩子同他一块,但当晚回去就被自家亲娘毒打了一顿,这久而久之的,也就没孩子愿意和他一起了。”

        顾晓晓蹙眉,“我瞧狗蛋那孩子挺好的啊,小孩子哪能有不犯错的时候,没必要这般劳师动众吧。”

        “也就你这样想。”

        李婶子拍拍她的臂膀,语音有些惆怅,“以前没怎么同你接触过,只听周遭说你如何如何,还以为你是个极难刁钻蛮横的人,可没想到这发生点事儿,才知人心都长什么样。”

        “习惯就好。”

        顾晓晓对于这些事儿看得很开,随口敷衍着。

        接着,顺势提出告辞:“我那儿媳妇还怀着身孕,独自一人在家里忙活,我这心里头不放心,我得早些回去。”

        “这么着急......”

        李婶子有些不舍,但却也没挽留,只说:“你若是有空,就多来我家坐坐。”

        “你不这么说,有空我也定是要来打搅你的。”

        顾晓晓笑着应完声,便走了。

        李婶子站在院门那儿,目送人离开,这才转身回灶房继续忙活。

        坐在小凳子上的李桩,往灶孔里扔着柴火,“林家几个孩子很有教养,以后你没事多带狗蛋去走动走动,让那小子跟着学学,别一天到晚闲得到处乱晃。”

        “我晓得了。”

        李婶子点头应下来。

        当家的不这么说,她也是有这个打算的。

        林赵氏别看表面坏,但心底却是顶好的。

        与那些只会辱人名声的碎嘴婆子不同。

        以前她都不晓得,现在才算看透。

        ......

        正往家赶,不远处乍地传来尖叫。

        还掺杂着哭喊声。

        不过那声尖叫很快便被什么东西给捂住了。

        忽地想起昨天在镇上听到的那番话,顾晓晓心神一凝。

        侧目四处搜寻着,不放过周围半点动静。

        左前方一个草堆子里,发出细碎的窸窸窣窣响声。

        顾晓晓拔腿就冲上去,果然看到了坡坎下头正准备要离开的人。

        一道长长的阴影罩下来,牛小妞和陈婆子往上瞧。

        这一瞧,脖子差点梗住。

        顾晓晓阴沉着脸,“几位,这是要把我家的孩子绑去哪儿呢?”

        明明林三宝,林小夕,李狗蛋都被绑得死死的,牛小妞却死咬着强辩:

        “谁说是我们绑的他们!林赵氏你不要血口喷人!小心烂嘴巴!”

        “呵。”

        顾晓晓也不欲与人多费口舌,瞥见那边两道身影时,她心里顿时有了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