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荒年穿成恶毒婆娘,别慌她有超市在线阅读 - 44:有钱不赚,是蠢蛋!

44:有钱不赚,是蠢蛋!

        一股剧烈的疼痛油然而生,刺痛着顾晓晓的大脑神经,大腿那儿像是被万根灼热的针扎着。

        绞心的疼痛遍布全身,一阵又一阵的撕裂犹如江水浪涛汹涌地涌来,使得她的意识在清醒与混沌间来回拉扯。

        顾晓晓死死地咬着下嘴唇,铁锈味在口腔中弥散开来,眼前暂时清明过来,但又很快模糊起来。

        野猪奋力想要继续往肉里拱,顾晓晓抓着树棍,二话不说地就往野猪眼睛扎!

        断裂的尖刺扎进眼珠,野猪疼得往后一仰,尖牙拔出来,一个俯冲就又要刺过来!

        大腿森森冒着鲜血,顾晓晓用手掐着大腿旁的肉,让疼痛时刻刺激着她。

        在野猪再一次冲过来,她仓促地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大的石头,咬着牙侧开,拼尽全力往弯刀上砸!

        只扎进一半的弯刀,顷刻间全陷进去!

        野猪脖子上的鲜血如泉涌一般,从弯刀扎进去细缝里呲出来!

        野猪像是终于感觉到了害怕,踌躇几步便疯了一样跑开。

        却在慌不择路下,一头撞在粗壮的树干上时轰然倒地,彻底没了气。

        “娘!”

        林四宝着急忙慌地跑过来,顾晓晓扯着嘴角,露出一抹苍白无力的笑,“四宝,你外衫借我一下。”

        林四宝赶紧脱下,递过来。

        顾晓晓缓缓坐在地上,背靠着大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用林四宝的衣服捆住大腿根。

        这样能短时间止住血,但是必须尽快进行消毒包扎缝合,否则她的命一样会交代在这里。

        成年野猪实在太过凶猛,她只有通过这种自残的方法,才能近距离地重伤到野猪。

        也幸好......她赌赢了。

        其余的孩子像是蜂窝回巢一般,齐齐地往这边涌过来,眼睛里满是担忧和劫后余生的害怕。

        “林婶……”

        顾晓晓不停地吐着气,舒缓着大腿撕裂的痛,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和这一群孩子说:“你们全部人赶快下山,去找里正和村长,跟他们说明这里的情况,一定要快!”

        林四宝面色凝重,“娘,我在这里陪着你。”

        “不!”顾晓晓情绪有些激动,一个微微起身间,扯动到了伤口,她呲牙咧嘴的呼着气。

        “四宝,你要去!你是所有孩子中口齿最伶俐的……”

        林四宝有些迟疑,还是不肯走。

        顾晓晓疼得根本不想说话,眉头紧张,汗水大颗大颗地从额角滚落。

        李狗蛋看着脸上血色尽失,气色越来越惨白的林婶,狠心牙一咬,拽着林四宝的胳膊,“再墨迹下去林婶就要死在这了,快点的!走!”

        林四宝被一群孩子拽着走了,唯独林三宝被搁浅在这儿,他眼眶里含着泪水,“娘……你疼不疼啊……”

        顾晓晓:“……”

        废话,她快疼死了!

        心里边怨气大的想骂人,但看着林三宝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她的心突然软了下来。

        她擦了擦林三宝的眼泪,柔声哄着:“乖宝,别哭,快回去让秀莲多烧点热水,我回去了要用。”

        “好,好!”

        林三宝不像林四宝想的那么多,一听到顾晓晓让他回去做事,他立马就答应了,马不停蹄地就往山下跑。

        把人都支走,顾晓晓又伸着脖子望了一下四周,这才放心地点开网络超市,快速购买了消毒酒精,纱布,缝合针,医用缝合线,以及局部麻药。

        颤抖着手消毒伤口,疼得她差点没晕过去,硬咬着牙坚挺了下来。

        但在拿起麻药针管的那一刻,她的心突然就镇定下来,手也稳的一批。

        麻药顺利注入大腿内。

        给针上线。

        缝合伤口。

        动作连贯,手法流畅。

        毫不拖泥带水。

        也得亏刚才她自然条件反射往后缩了下,不然那野猪的尖牙,准能直接把她大腿戳个对穿。

        处理完伤口,将地上的残局收拾了下,随手拿着一根木杆子,顺着杆子一点一点地爬站起来。

        拖着伤腿走到野猪旁,手放在上面。

        【叮!检测到一头野猪,价值三百两,是否兑换?】

        三百两?

        那不就是……一万块?!

        野猪肉这么值钱的吗?!

        顾晓晓惊喜之下,却也没有急着兑换,从商城里面买了几瓶矿泉水,喝了一瓶下肚,其他的全都倒掉。

        咬着牙卖力将弯刀拔出来,鲜血再一次淋漓喷涌,她赶忙用空瓶子接住。

        等把瓶子全都接满,她才点下:

        【是!】

        野猪刹那间消失在眼前。

        顾晓晓抱着瓶子,沿着深山林里开始撒血。

        沿路的树叶,树干,地上都蹭上,怕不真实,又拿木棍戳出被剐蹭过的痕迹。

        野猪血全都洒了个干净后,她反手又将空瓶子卖给了网络超市。

        卖它三个铜板。

        有钱不赚,是蠢蛋!

        她主打的就是一个套路!

        弄完这些,她的体力透支了个底朝天,麻药的劲头也消失了,撕裂的疼痛感再一次蔓延上心头。

        意识渐渐昏沉,她歪着头睡死过去。

        ......

        “唔......”

        顾晓晓缓缓睁开眼,耳畔传来了惊呼声。

        “醒了!人醒了!快去叫林村医来!”

        马婶子小心翼翼地将她扶着坐起来,满眼关切地问:“你觉着咋样?要吃点东西吗?”

        顾晓晓摁着脑袋,企图让脑袋酸胀感消下去,闻言摇了摇头,“受伤刚醒,不适宜进食。”

        听到林赵氏这么正儿八经地说话,马婶子愣了下,顺着往下说:“行,你说是个啥就是啥。”

        林村医从外头走进来,马婶子赶紧让开,站到一旁。

        林村医撩开灰布袍子坐下,又是诊脉又是观眼,还检查了一遍舌苔,以及伤口。

        最后又问顾晓晓有没有哪里不适。

        可谓是,真真做到了望闻问切。

        顾晓晓一一都配合了下来,林村医捋着羊角胡须,眉眼间颇有几分欣赏之意,但又带着三分探究。

        “伤口是你自己处理的吗?”

        顾晓晓轻轻点头,“当时我感觉我的身体越来越冷,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您借给我的书里内容,又恰巧身上带了针线,顾不得其他,只能勉强一试。”

        她也不算撒谎,林村医给她的书都是基础的,其中不乏有简单缝合伤口的书籍。

        “不错不错不错......”

        林村医一连说了好几个不错,很显然对于顾晓晓这样的处理手法十分满意。

        “你是个厉害的,在自己动手的情况下还能忍肉穿针的痛,林赵氏,看来我以前真是小瞧了你,以后有空多去我那里坐坐罢。”

        林村医这般说,便是心生了栽培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