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荒年穿成恶毒婆娘,别慌她有超市在线阅读 - 42:冰山渐融

42:冰山渐融

        这小反派未免也太沉闷了,皮都不放一个。

        顾晓晓心里头吐槽了一句,受不了大晚上玩你瞪我,我瞪你的游戏,扯过小被子盖着重新躺下。

        见人躺下,杵在黑夜中的人终于急了。

        走过来,将她的小被子拽开。

        顾晓晓:“......”

        玛德!

        发什么神经?!

        大晚上的,到底还睡不睡了?!

        要不是担心以后小命休也,老娘铁定要暴揍这臭小子一顿!

        顾晓晓打着哈欠,眼底是浓浓的困意,额角突突地跳,扯着嘴角憋出一抹笑来,“二宝,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不行,笑得太假,眼角要抽筋了!

        顾晓晓急忙去摁住眼角处。

        一只手伸了过来,掌心向上,小小的。

        她愣了下。

        大脑一抽,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忽地反应过来,又急得把手收回!

        心中暗扇耳光,她到底在做神马?!

        难道是被吓一跳,脑子遗落梦里了?

        林二宝垂眸看着空空如也的掌心,眼中划过浓墨一般的失落,低声呢喃:“他们都有,为什么我没有?”

        他们都有......他们?

        啊!

        顾晓晓脑筋终于转过弯来,把换下来的衣服拖到手边,又摸又掏的,最后掏出两颗糖,一并将其放在那个小小的掌心上。

        “我担心三宝他们会说我偏心,我才想着等明天偷偷再给你的,多出来的那颗糖是奖励你来接我的。”

        鬼使神差的,顾晓晓抬手揉了揉林二宝的脑袋。

        “晚上吃糖对牙齿不好,明天再吃,乖,快去睡觉吧。”

        说完,未等对方有所反应,顾晓晓就先一步躺进被窝里,倒头睡死了过去。

        白天从早到晚,糟心事儿就没停过,再不好好睡一觉,她感觉自己没被反派给弄死,就先猝死了!

        睡下的她,自然也没看见林二宝眼眶渐渐泛起腥红。

        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将那两颗糖捧在手心里,看了又看,好几分钟过去,连眨眼都不敢,就怕一个眨眼,手上的糖果就会不翼而飞。

        过了好久好久......

        太阳跃出灰蒙蒙的山头,小半轮紫红色的火焰,立刻将暗淡的天空给照亮了,在一束束明艳刺眼的朝霞背后,像是撑开了无边的蓝色绸缎。

        他将一颗糖果拆开,放进嘴里。

        橘子香的甜味在嘴里绽放开,犹如天边绚烂的朝霞,一束光悄悄地照进阴暗蒙尘的心里。

        他抿着嘴里的糖,将手盖在头上。

        细细回味着那只手的柔软和温柔。

        眼底高耸的冰山,有了渐融的趋势。

        ......

        清晨。

        顾晓晓坐起身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伸着懒腰,砸吧砸吧嘴,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始下床穿鞋。

        来了这里好几天,如今她也习惯了睡硬炕头。

        虽然说是硬炕头,但其实一点也不硬。

        下头铺了松软的稻草,还有旧棉絮和凉席子隔着,睡着还挺舒服的。

        “婆婆,您起了吗?”

        “起了起了。”

        顾晓晓走出卧房,循声看着王秀莲,“咋的了?”

        “今早我去田里看了下,村里头大家伙都在陆续割稻子了,您看咱家什么时候割合适?”

        顾晓晓沉吟片刻,“等我下田去瞧瞧,大约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儿,二宝他们都去哪了?”

        “二弟去挑水了,三弟四弟还有小夕去山上挖野菜了。”

        王秀莲说到这里,又急忙道:“都是吃了早饭才走的。”

        见人又有把她的话听进去,顾晓晓欣慰地点了点头。

        “行,我知道了。”

        去灶房舀水,开始洗漱。

        那地里的稻谷顾晓晓也有去看过。

        但就那点结穗的稻子,估计打出来也没有多少米,搞不好最后还会白忙活一场,毕竟还有三成的税收得交呢。

        林秀才家只有一亩良田,这里的一亩等于六十平方丈,大约也就是六百六十六点六七平方米。

        山坳村地处偏南方,冬冻春冷,因着季节的缘故,一年只种一次稻子,一般会在春分三月到四月左右种下,七月初或是七月中旬割收。

        而按照正常种稻,秋收时候量产大概能达到500公斤左右,也就是三十五钧。

        朝廷不管田地里实际收成多少,给一亩良田定下的便是按三十五钧来抽收一成。

        往年收获丰硕,一成的税收对老百姓们来说,是件容易轻巧的事情。

        去年虽说没有丰收,但靠着地里的收成以及前年攒下来的稻谷,还勉强能撑过去。

        可今年不光没了陈谷,税收还涨了两成,这无疑是雪上加霜,把人往绝路上了逼。

        喝了粟米粥,顾晓晓背上背篓,又拿了一把弯刀出了门。

        走在田坎旁的野路上,放眼望去,每块稻田里边都有好几道弯腰割稻忙碌的身影。

        一刀接着一刀,手上动作很灵活。

        顾晓晓走到自家田里,抽了一根稻穗,用手指碾开,米粒很小颗,上头还有几个都是空壳,里面根本就没有长米。

        又抽了几根碾开,都是差不多一样的情况,和她心中预估的差不多一样的情况后,便转头迈着步子,往山上去了。

        山里头今天的人明显比昨天还要多,满山全是东喊西说的人浪声,热闹得像是身处菜市场。

        哪怕没挖到什么能果腹的野菜,或是野果子之类的,也没有人会主动向深山那边进发。

        对于深山,村里的人始终保持着敬畏远离的状态,他们可不愿意为了点野菜果子,把命都给搭进去。

        顾晓晓没有去和那些人掺和,仍旧径直地往深山里面走。

        只是还没走两步,就听见不远处一道软软的声音响起:“娘~”

        她扭头去瞧。

        林小夕像只林间小鹿,挥舞着手欢快的跑过来,神采奕奕地问:“娘,你也要去深山那边吗?”

        也?

        顾晓晓皱眉,“三宝和四宝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林小夕见顾晓晓皱眉,便知道娘这是生气的前兆,她有些胆战和瑟缩地低下头,老实巴交地说着:“三哥哥和四哥哥他们跟狗蛋哥去深山那边了,可是他们不让我跟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