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深闺嫡谋在线阅读 - 第68章 这一世,父兄为何还是失踪了!

第68章 这一世,父兄为何还是失踪了!

        青竹、青河、目光顿时冷冽了下来,想要立刻对王管事动手,但没有李南嘉的吩咐,她们不敢轻举妄动。

        两人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王管事。

        忽而,王管事打了个寒战,他下意识转头看向青河、青竹。

        这一细瞧才发现,两个侍女眉宇间透着一股冷傲之气,她们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但这份安静中却散发着一种凌厉而冷酷的气场。

        此刻,他莫名地开始后悔刚刚的冲动,但话已经说了,后悔也无用,随即,他清了清嗓子,硬着头皮道:

        “你别忘了,我受雇于伯府,并不是伯府下人,官府里有我们的名册,而且我在石永山庄,甚至在附近小镇也算是有头脸。”

        “若是我们一家出了什么事,自有人替我去向伯府讨要公道。”

        王管事这几年在山庄的生活惬意,竟让他忘了,此时此刻,他不过只是一介平民而已,怎么能和伯府嫡女针锋相对呢?这不是赤裸裸的以卵击石吗?

        他心中懊悔不已,早知如此,他应假意先顺从李南嘉,而后再慢慢想法子应对,若实在不能留下来,到时,再想法子毁了她的名声,出气便是。

        李南嘉面不改色,她毫不在意王管事的威胁,“王管事有一件事,你想错了,我们伯府从不会以势欺人。”

        “不过,我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你们一家好端端地离开山庄,至于以后的日子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我们伯府自然是不知情的。”

        这些话一说出,屋内顿时寂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儿,王管事渐渐佝偻着身子,额头不禁冷汗涔涔。

        随即,他又面露苦色,期期艾艾道:“李姑娘,在下刚才只是一时气话,我五日后就离开,姑娘的事,我不会说出去半个字。”

        “我对天发誓,若说出去半个字,我们全家便不得好死!”

        见王管事变脸如此之快,躲在暗处的影五、影十一默然无语。

        影五心中暗想,他之前就发现山庄的管事行事鬼祟,不安好心,早想要想了结了对方。

        之所以没有动手,其一,是因为对方是伯府的人,他们不便强行干涉。

        其二,因小主子才刚刚出生,他担心杀气过重,会不吉利,这才没有立即动手。

        过不,李姑娘既然这样处理了,说明就是不想要了对方的命,那他们就更不能擅自杀人了。

        ---------------

        然而,在距离李南嘉给王管事期限的前一日。

        刘管家忽然送来消息,称李南嘉的父兄在半个月前失踪了。

        刘管家告知李南嘉,他已经妥善处理好伯府的一切物什、财帛,和下人等事宜,已带着全部人手赶往金陵。

        得知消息后,李南嘉整个人瞬间变得惊恐不已,泪水不禁在眼眶中打转。

        一种强烈的不安和恐惧从心底涌上来,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嘴巴,整个人开始颤抖。

        李南嘉此刻思绪万千,她之前不是都已经安排好人手去了父亲、兄长身边保护吗?

        而且她也提醒过父兄提防三皇子、东夷人、幕正彦等人,让他们万万不可私行离开金陵。

        这一世,父兄为何还是失踪了!

        青竹见姑娘着急上火的模样,安抚道:“姑娘,你别急,影五已经给晟王送去消息了。”

        青河也连连点头,“晟王一定有办法找到伯爷和世子。”

        石榴和金桔则神情不安地坐在一旁,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南嘉在青竹、石榴几人的陪伴下,逐渐冷静下来。

        她开始回忆起,上一世关于父兄的所有细节,希望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随着时间推移,李南嘉始终想不出关键,觉得自己太过于愚笨,重活一世,竟还是没能让父兄躲过一劫。

        --------------

        夜晚,庭院内静谧无声,月光铺洒在庭院中,显得十分明亮。

        廊道中有几盏灯笼,微弱的光芒照亮了四周。

        屋内,李南嘉一直等着消息,她焦急地来回走动。

        直到她不禁感到疲惫不堪,眼皮渐渐沉重,这才坐在外间榻上继续等着。

        渐渐的李南嘉在等待中迷迷糊糊睡去了,在梦中,她始终感觉自己在等待着什么重要的消息。

        直到清晨时分,天已经蒙蒙亮,影五突然朝院内一棵树下走去。

        他小心翼翼地从黑鹰腿上取下了信件,迅速交给了青竹。

        青竹拿着信,回到正屋,轻轻唤醒李南嘉,“姑娘——姑娘——”

        李南嘉缓缓睁开眼,青竹说道,“晟王回的信。”

        李南嘉立刻醒了过来,她忙不迭地爬起来,披上外衣,快速接过信件展开,纸张上是用细笔写成的字行间距。

        “他们都平安无事!”

        “你父兄只是暂时失踪一段时间,这是提前安排好的一场戏而已,别担心。”

        “我现在要赶去金陵,所以,抱歉,侧妃仪式需要延后。”

        “你父兄失踪的消息,不日便会传回京都,若遇什么变故,影九会带你们去安全的地方。”

        李南嘉小声念完信,呢喃道:“平安无事就好!”

        得到这个消息后,她长长吐出一口气,松开紧握的手,眼中充满了喜悦。

        尽管等待的过程漫长而煎熬,她最终还是听到了她想要的消息。

        --------------

        与此同时,和李南嘉一样眼中充满喜悦的人还有李月婷。

        她刚刚从幕正彦口中,得知了大伯父失踪的消息,便立刻回到和平巷的住宅,向王氏说起此事。

        王氏听闻,惊喜地站起身来,问道:“此事已千真万确了?”

        李月婷连连点头,“慕世子说的,岂会有假!”

        王氏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继续问道:“是三皇子出手了?”

        李月婷沉吟一瞬,摇头:“慕世子没有明说,但我猜测,是三皇子无疑,不然谁会有本事动得了大伯父。”

        王氏‘哈哈’一笑,不禁高兴地在屋内来回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