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深闺嫡谋在线阅读 - 第67章 王管事的威胁

第67章 王管事的威胁

        萧朔的语气带着威胁和自信,让人不寒而栗。

        面对喜怒无常的萧朔,李南嘉深深感觉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屋内寂静片刻后,萧朔道:“我去瞧团团。”

        随即,萧朔轻盈而有力地站起身来,他的表情严肃而冷漠,看似毫不在意李南嘉的存在。

        他慢慢地走到门口,转身看了一眼李南嘉,心中不禁有些动摇,他不由自主地想靠近她。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不能沉溺于儿女情长,这是他一直坚持的信念。

        他以后的正妃必须是言行端庄,善于持家并能管理王府的贤德女子,此女子需具备睿智才能,善待仆从和妾室,方可得以巧妙地处理家务琐事。

        这段时间仿佛是无限漫长和沉默,最终,萧朔转过身走出门外。

        李南嘉静静地坐着,不曾回头看萧朔。

        此刻,她在心里忽然明白过来,她与萧朔之间有团团作为纽带,不论时间怎样流转和改变,这种纽带都会永远存在。

        另一间屋子,团团睡醒后奶妈刚刚喂完奶,便听见了很轻的敲门声。

        她抱起团团便去开门,只见青竹身侧站着一个气度不凡,面容俊美的男子。

        奶娘不由多看了两眼,心中好奇男子的身份,她对青竹道:“小公子刚睡醒,我这就抱去给李姑娘。”

        萧朔看着怀中的儿子,脸色不由柔和了些许,他声音清洌道:“抱过来我看看。”

        奶娘一愣,看向青竹,见青竹点头,她便抱着团团向萧朔靠近了些。

        萧朔站在奶妈身侧看着已两个月大的团团,他轻轻地伸出手指,戳了戳小家伙肉乎乎的小手掌。

        忽而,团团捏住了萧朔指尖上温暖而有力的手指,看起来毫不费力却又十分可爱,并且发出了“咯咯”轻柔而愉快的笑声。

        萧朔注意到儿子捏住了他的手指,于是他故意让自己的手指停留在孩子小拳头里面,开始稍稍用力挣脱。

        团团似乎感受到了这种战斗意志,也开始更加努力地不肯松开。

        在团团的“咯咯”声中,萧朔和儿子拼了个平手。

        最后,萧朔看着自己儿子天真无邪、温顺可爱的模样,不由地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

        院内站着的甲二、影三等人,他们瞧着杀伐果断的主子一副和蔼的模样,不由面面相觑起来,只觉这样的萧朔让他们非常不习惯,甚至让他们的手臂都升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然而,这温馨的一幕也恰好落入,刚走出房门的李南嘉眼中,让她不由地开始细想萧朔之前说过的话来。

        最后,萧朔没有和李南嘉告辞,他逗弄了一会儿团团,便直接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在后面的日子里,萧朔曾让人传过话语,称有要事在身,便没再来石永山庄探望过他们母子。

        ----------------

        时间渐渐流逝,一个月又很快过去,李南嘉还未想出什么头绪,便将此事暂时搁置了脑后。

        这一日,她乌黑长发梳成了一个高高的发髻,身穿一袭金丝绣花的蓝色襦裙,给人一种端庄大方的感觉。

        天气晴朗,微风拂面。李南嘉披上浅色披肩,迈出了主院,向前院的管事房走去,她步履轻盈,看起来精神饱满。

        青竹、青河、影五、影十一,四人紧跟其后。

        不多时,李南嘉走进管事房,迎面而来王管家向其行礼问好。

        李南嘉微微点头示意,而后她走到高位坐下,并用冷漠而毫不客气的语气告诉王管事:“你在这里已经呆了够长时间了,过十日后会有一个更加有能力、更加称职、更加负责任的人来替代你。”

        王管事听了这番话,不禁是脸色大变,他勉强挤出笑容道:“李姑娘,小的有什么地方让你不满意,你可以说出来,忽然让我离开,我们一家六口以后该怎么办?”

        李南嘉示意青竹拿出账本,无动于衷地说道:“你自己看看!”

        王管事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账本,心顿时沉到了无尽深渊之中,他那朝天鼻翼颤了颤,这些账本不是锁在柜子里吗?怎么会在这里?

        他怔愣半晌后,心中苦笑,知道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但若离开了这里,他们一家还能去何处,随即,他猛地跪在地上,对着李南嘉重重磕头,求饶:“求姑娘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再也不敢了!”

        “我们一家愿为姑娘当牛做马,绝无怨言!”

        “求求你……”

        王管事不停地磕着头,头皮都快磕破了,李南嘉也没有一丝动摇,这样冷心冷肠的女人,让他心中恼恨不已。

        他已有数十年未曾这样给人磕过头,若不是父辈那会家道中落,他怎会落得如此……怎么会被一个小女子如此轻贱……

        李南嘉瞧着王管事的哭哭哀求摸样,心里无语至极,早知如此,为何又要做出瞒上欺下的行为,这样的管事无论哪个府邸都是容不下的,他若真是一个有能力又可信的人,即使他是王氏的远亲,她也会给他机会的,可惜,他不是……

        李南嘉面上看不出喜怒,语气平淡,道:“我给你十日时间,交出贪墨的银两,与新来的管事交接后,便离开石永山庄,不然,就将你直接交给官府处置。”

        听到此话,王管事不留余地的话,王管事的乞求之色,顿时凝滞一下,而后飞快的收敛不见,他渐渐地冷静下来,“腾”地站起身。

        他之前也猜测过,王氏已经失势,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可这一天也来得太快了,他都还未来得及准备,就要被撵走,可无论如何,在没有后路之前他决不能离开。

        蓦地,王管事的眼神变得异常锐利,嘴角也微微上扬,他注视着李南嘉,威胁道:“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

        李南嘉心中冷笑,脸色却如常,她淡淡问道:“何意?”

        王管事挺直背脊,面带着一丝不屑和讥讽,“据我所知,李姑娘还未成婚吧!你躲在石永山庄是为了什么,你心知肚明,我就不挑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