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深闺嫡谋在线阅读 - 第58章 无处宣泄的感情

第58章 无处宣泄的感情

        石永山庄大门外,一个姑娘坐在驴车内,突然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俊美的男子。

        男子身材高大挺拔,肩膀宽阔如熊掌,腰身修长有致,他侧脸俊美无比,一袭紫色锦袍,在其身上更加显得高贵而又雅致。

        姑娘情不自禁掀开了窗帘,对那个男子瞪大了眼睛凝视。

        男子似乎有感应一般,回眸淡淡瞥了一眼驴车,但就这一眼,驴车内的姑娘便瞧见男子的正脸更是惊为天人,她不由得被他深深吸引了。

        顿时,姑娘心中浮现出一股羞涩和紧张感,过了一会儿,她在万般纠结挣扎中,决定要下车跟男子说话。

        然而,她又有些害羞胆怯,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主动向陌生人打招呼,最终在鼓起勇气之后,她下了马车。

        只见她,身着一袭艳丽的绿色锦缎裙子,流苏摆动中显得十分清新可人。

        姑娘面带微笑,眼中透着淡淡的欣喜之色,往前走向俊美的陌生男子。

        尽管她脚步有些蹒跚,仍然努力向前走,不断给自己打气。

        随着她逐渐地靠近,姑娘感到自己心跳加速,眼里闪过一丝悸动之情。

        她来到男子身后,羞涩地低着头,语气颤抖柔和,“请问,公子,来石永山庄是想寻什么人吗?”

        “我就住在石永山庄,若你想要找人,我可以帮你。”

        ……

        姑娘的话说完,却久久没有等到男子的回应,当她羞答答地抬起头看向男子时,却见男子眼神十分冷漠可怕。

        那对眼睛仿佛没有情感和温度,突然感到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让她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几步。

        这个男人仍是如此的俊美和吸引人,但是他冷漠的眼神和沉默寡言的态度令她不敢再接近。

        于是,在短暂的停留之后,这位姑娘三步一回头地默默离去。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等着暗卫去牵马的萧朔。

        这位被迷了眼的姑娘便是王管家的大女儿王曼,她刚从小镇上买了一些胭脂水粉回来,便无意间看到了萧朔。

        王曼神色黯然地回到驴车旁,却没有上车,她对驾车的人说了几句话后,驴车便自行进入了山庄,她则站在大门里,仍然偷偷地观察萧朔。

        不多时,几个黑衣男子牵着骏马来到萧朔面前。

        萧朔顺手握住缰绳,用力跃上了马背时,王曼不由自主地被他身姿所吸引。

        那匹骏马衔着一根铁嚼子,浑身散发着烈性英气,向天空扬起脖颈发出一声长鸣。

        在王曼看来这个场景是如此俊美而又震撼她的心,当萧朔稳稳坐好在坐骑上时,王曼惊叹于他优雅而迅速的动作。

        她不禁想象着自己站在他旁边,然后把手放在他的肩上,一起骑马上路。

        王曼嘴唇微微张开,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轻呼,她知道自己已经做得够明显了,但是仍然不敢将目光直接投向他,在这个场景中,她突然发现自己像是处于一个被深深吸引却又无处宣泄感情的绝望境地。

        直到看不见萧朔的影子后,王曼才后知后觉猜出对方的身份肯定不一般,她忽然又对自己刚刚的胆大举动感到后怕。

        ---------------

        随即,王曼小跑着回到偏院,迫不及待地向父母说起此事,她想着那公子既然来到他们石永山庄,说不定父亲知道对方是谁,若能给那样的贵公子当个妾,她也愿意!

        偏院内,夫妻二人盘坐在正屋的炕上,听完王曼说的话之后,王管事若有所思地道:“我觉得,这人十有八九跟主院那位有关。”

        王管事的妻子卢氏,张眉努眼道:“你确认那日主院内的情形,是有人在产子?”

        王曼端着一张木凳,靠坐在炕边,凝眉打断他们的话:“父亲、母亲,你们在说什么?谁产子了?”

        王曼眼中闪过一丝不高兴,她只想从父亲那里打听,今日有没有贵公子来了山庄,可父亲和母亲怎么就忽然说起其他事来了!

        王管事那晚从围墙摔下来后,不知怎么地又晕了过去,醒来回到偏院后只对妻子讲了这件事,故而他的几个孩子并不知情。

        王管事对王曼摆了摆手,让她别插嘴,继续对卢氏道:“石永山庄相比伯府其他山庄又小又偏,连伯府下人都不曾来巡视的地方,李二姑娘怎么就突然来了!”

        “她刚来的那天,我就见她走路极为缓慢,她身边的人还时不时地扶着她,当时她披着大氅,我看不出来什么,只觉得世家千金矜贵娇气而已,现在想想当时的状态就跟你怀第一胎时一模一样。”

        “而且,来了山庄之后,她也从未出来走动过,那主院大门也一直锁着,不让人靠近。”

        王氏撇了撇嘴,带着讥讽的语气,“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那么回事。”

        闻言,王曼一脸茫然且震惊,她看向王管事夫妻二人,“你们是在说伯府来的那位李姑娘吗?”

        “你们的意思,李姑娘已经生下孩子了?”

        王管事见女儿一直插嘴,神色不悦,“你再插嘴就出去,别听了。”

        王曼顿时闭了嘴,她还想继续听呢!不想就这么被撵走。

        王管事夫妻对视一眼,“我之前倒是听闻过,李二姑娘的确和永昌候世子订了婚约,女儿看见的那人是不是永昌候世子,这个我不能确定,毕竟他们两个人我都没有见过。”

        “传言,那永昌侯世子是个温文儒雅的俊公子。”

        卢氏身体微微前倾,“我前段时日去镇上买东西时,碰见从京都府回来的廖婆子,她跟我说,伯府和永昌侯府的婚事已经退了,永昌候世子已经和孙家姑娘定下婚期了。”

        “原来是被人给退亲了,呵呵,难怪会跑来咱们这里躲着不见人。”王管事摆出一副冷漠和嘲讽的态度。

        卢氏唇角也带着一抹冷笑,“我看,一定是李姑娘水性杨花,与别的男子私通,这才被永昌侯府退了婚。”

        夫妻二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李南嘉的闲话。

        他们时不时地互相点头,仿佛在默契地传递着某种信息,偶尔还会发出一阵轻笑声,似乎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