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深闺嫡谋在线阅读 - 第50章 我能感受一下吗?

第50章 我能感受一下吗?

        窗外雪花纷纷扬扬,地上、树上、房顶上到处都是厚厚的一层雪,仿佛一条白色的绒毯。

        窗内温暖宜人,花壶中的梅花,散发着沁人肺腑的清香。

        李南嘉慵懒地靠在软榻上,透过镂空的雕花窗望着外面的雪景,不知不觉中,一整个上午过去了。

        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深思熟虑,决定生下团团后再摆脱萧朔也不迟。

        金陵是暂时不能去了,若她直接去金陵寻父兄,萧朔定然会找来,到时又是一件麻烦事。

        所以她需要时间来想好另外的去处,也要好好想想,能让萧朔和暗卫同时服用迷药的法子。

        “臻臻——”一个声音传来,打断了李南嘉的思绪,她抬眸一看,原来是苏氏。

        李南嘉含笑看向苏氏,唤了一声,“母亲。”

        上一世,她没有得到过母爱,重活一次,她要好好弥补这个遗憾,所以在确认苏氏说的事情为真后,她便改了口唤苏氏为母亲。

        苏氏走了过来,把手中的提梁盒放在李南嘉前方的矮几上,她打开食盒示意李南嘉尝尝她才做的糕点。

        李南嘉朝食盒看去,金黄色的糕点色泽诱人:“真好看,我以前还从未吃过这样的糕点。”

        她拿起一块,一口咬下去,细细品味,第一口是糖的焦香,然后就是滚烫的豆沙甜馅,最后是筋道十足的糕皮,吃完满嘴生香、回味无穷。

        她不禁赞叹道:“真好吃,这是什么糕点。”

        苏氏指着一旁插着的梅花,比画,她声音嘶哑,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梅——花——糕!”

        “母亲,你也吃。”李南嘉笑容甜美。

        苏氏也坐了下来,陪着李南嘉一起品尝,眼中满是温情。

        第二口梅花糕下肚,李南嘉忽然灵机一动,有个主意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萧朔每日都给她送吃食,她也可以礼尚往来啊!

        到时,她可以做一些糕点,和面时就可直接加入迷药,这样也能把握好每个糕点的迷药剂量。

        等着萧朔晕过去过后,她再以萧朔的旗号,给外面的暗卫一人送一个去,那些暗卫岂会不给面子,必定会一口吞下。

        想到此处,李南嘉眼中精光一闪,她一边吃着糕点,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萧朔喜欢什么口味的糕点呢?

        ---------------

        时间匆匆而逝,李南嘉已有了七个月的身孕,胎动明显,现在的团团活动范围、动作幅度都越来越大,时常让她难以入眠。

        这天晚上,李南嘉睡不着,翻来覆去,辗转反侧,一直到天亮,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朦胧中,李南嘉感觉有人在她的床榻边坐下,她虚眯着眼睛,模模糊糊地瞧见了萧朔的脸,继而,又闭上眼睛,重新入睡。

        床榻上,李南嘉一头乌黑长发如云铺散,双颊红润,双眸长睫微垂,鼻子玲珑小巧,在微微颤动的鼻翼中透露出一股迷人幽香。

        萧朔在这样的睡颜下仿佛能看到内心深处那份宁静和安详,整个人仿佛就在这份安详中沉醉着。

        半晌后,萧朔见李南嘉又睁了一次眼睛,他声音又低又轻,“昨夜又没睡好?”

        李南嘉用梦呓般的语气“嗯”了一声,忽而,她眉头轻蹙,睡意全无。

        萧朔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关切,他追问道:“怎么了?”

        李南嘉一双手缓缓放在自己隆起的腹部上,她睁开一双睡眼,盯着萧朔,无奈道:“团团。”

        萧朔心中一动,立刻明白了过来,这是胎动,他轻咳一声,嗓音轻缓:“我能感受一下吗?”

        他空闲时,甲二曾给他念过几段关于女子怀孕的医书,所以她对李南嘉现在的状况也有几分了解。

        听见这话,李南嘉不禁流露出奇怪的眼神,随即,她侧过身,背对着萧朔,毫不犹豫地拒接,“不行!”

        萧朔被拒,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只是他注视着李南嘉背影的那双渊澈如海般深邃,仿佛能穿透灵魂。

        半晌后,萧朔默默起身,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他想着,这几天自己是对她太和蔼了还是如何,她竟敢对他这般态度。

        李南嘉察觉到萧朔离开,有恃无恐,又继续睡了过去,待她终于睡了一个好觉,再次醒来时,金桔已站在一侧,禀报道:

        “姑娘,晟王离开时,让我转告,你只有五日的时间来考虑侧妃之事!”

        李南嘉先是一愣,不明白萧朔为何忽然催促起来了!

        随即,她表情凝重沉郁,眉头微皱,嘴唇紧抿着,不管什么原因,她的计划必须提前了。

        ---------------

        时间紧迫,李南嘉简单用过一些吃食后,主仆五人,包括苏氏都齐聚在李南嘉内室中。

        她们关好门窗,远离靠窗的位置站着,避免被暗卫偷听。

        李南嘉低声细语,对青竹、青桔吩咐道:“青竹去问问刘管家,伯府最偏远的山庄在何处,让他把关于山庄的契书都拿给你,山庄和伯府的一切关系也一并抹去。”

        “青河,你去钱庄,尽可能地兑换一些碎银和整银。”

        “再去买四辆宽敞且不起眼的马车。”

        青竹、青河闻言,颔首。

        李南嘉转而对石榴附耳低语道:“你把我们要用的物什,包括生产时需要用到的药材,全部先整理好,离开时才不会耽搁太多的时间。”

        石榴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她又靠近金桔“你尽快配备一些迷药,以及能用于防身的药粉。”

        金桔肃然颔首。

        一切安排妥当,李南嘉对几人招了招手,让她们再靠近一些,“我们的行踪必须隐秘,所以人越少越好,那八个侍卫就不必再跟我们了,让他们直接去寻刘管家!”

        “等我们都安顿好,再想法子,避开萧朔的耳目,给刘管家报平安便是。”

        苏氏起初得知李南嘉和萧朔的事后,想着若以镇国公府嫡女的身份当晟王妃,未必不可。

        而后,她见李南嘉自有主张,也就打消了说服对方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