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深闺嫡谋在线阅读 - 第26章 李南嘉被掠走

第26章 李南嘉被掠走

        时光消逝如流水,已到孟秋,天气渐渐凉起来,华蓥院内洒扫侍女来回穿梭,每个人都各司其职。

        天蒙蒙亮,裹在被窝里的李南嘉是被李南乔吵醒的。

        李南乔从书院休假回府,李南嘉初次与他相见时,满眼的兄妹情深,而如今,她恨不得一脚踢飞李南乔,有多远踢多远。

        李南嘉不耐地睁开眼睛,一脸嫌弃地看着,一袭墨色银丝锦袍,生得眉目如画的李南乔,不说话。

        李南乔站在李南嘉床榻前,急不可耐地嚷嚷道:“快起来,刘管家已经在二门处等着了。”

        李南嘉盯着帐顶,这段时间有点贪睡,竟忘了,今日是母亲的忌日,也是他和弟弟的生辰,以往他们两兄妹都会一大早地出城祭拜母亲。

        李南乔用手去拉床榻上的李南嘉,连声催促,“你赶快些,我在二门处等你。”

        李南嘉长长打了一个哈欠,“知道了,你赶紧走,不然我如何起榻更衣。”

        李南乔闻言,手一松,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表情,他一阵风似的消失在屋内,催促声由近及远响彻云霄。

        确定李南乔已经走远,金桔这才拿了一件宽松的长裙为李南嘉换上,她道:“姑娘,你这个肚子快要三个月了,再拖下去,就显怀了。”

        李南嘉轻叹一口气,“不急,过两日我便去找他谈谈这个事。”

        二门外,李南乔等得有些不耐烦,他正要让下人去催促时,就见李南嘉身穿一身白色宽松长裙,外面配了一件胭脂色莲蓬衣从月亮门走来,衬得她俏丽俊逸。

        李南乔看着姐姐,狐疑道道:“阿姐,我才回来时,见你已经瘦了很多,怎么这会又感觉变得又有些微胖了?”

        李南嘉轻咳一声,反驳道:“我一直都这样啊!从来没有瘦过。”

        这时,刘管家清点完祭拜要用的物什走了过来,道:“姑娘,公子,东西都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

        这次去祭拜,李南嘉就只带了青竹、青河,李南乔身边也只跟了一个侍从,刘管家则带了四个府卫跟在队伍里。

        三辆马车一前一后地出了伯府,离开主街,转了一个弯,一路向西出了城。

        李南嘉母亲的牌位在城西的云顶寺供奉着,出了西城门顺路往前行驶二十多里路就可以抵达云顶寺。

        他们一行人出发时间的还算早,一路畅通无阻,也没有遇见几个行人,很快便抵达了云顶寺。

        进入寺庙后,道姑在前方引路,主仆几人很快来到供奉李南嘉母亲牌位的正殿。

        刘管家、青竹、青河三人摆好祭品。

        李南嘉、李南乔上了香,磕完头,按照以前的惯例给寺庙添了香油钱,而后又在寺庙用一顿斋饭才会下山。

        一众人用完斋饭时,刚好过了午时,要上山的早就已经上山,要下山的还没有到时候。

        进入云顶寺需要绕着山往上走,三辆马车和府卫依次朝山下而去,李南乔的马车在最前面,李南嘉的马车在中间,最后才是刘管家。

        因云顶寺本就不是香火很旺盛的寺庙,只因李南嘉的母亲生前喜静,常来这座寺庙上香,所以李伯爷才选择在这个地方供奉她的牌位。

        一路上依旧没有几个行人。

        三辆马车顺着山路往下,刚走到一个转弯处,忽然,有一个中年男子从山道两旁冲了出来。

        车夫急忙拉住马车,堪堪在撞到人之前才停住,跟在后面的车夫反应及时,这才没有让三辆马车相撞。

        四个府卫立时拔出手中佩刀,寒光闪动,看向忽然蹿出来的人,厉声喝道:“你想干什么?”

        中年男子一身布衣,一副受了巨大惊吓的模样,可那双眼睛却飘忽不定。

        这时,刘管家掀开车帘,确认了身后马车没事,他又看向拦路人,紧皱眉头,道:“你不要命了?”

        拦路的人,结结巴巴道:“我……我只是……”话说一半,他猛不丁地转身就跑,府卫见状打马去追。

        第二辆马车内,因青竹反应敏捷挡在李南嘉身后,这才让她安然无恙,她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诺——”青竹刚下马车,便见府中四个侍卫已下马,一前一后越过山道,追着一人往山上跑去。

        此时,李南嘉和李南乔也掀开了车帘探着头,看着外面的情况。

        青竹没有跟着去追,她警惕地望向四周,道:“姑娘,我感觉不对劲,这人好像是在故意引走府卫。”

        青河也下了马车,守在马车的另一边,取出匕首随时准备迎敌,道:“刘管家,我们还是赶紧上官道为好。”

        刘管家也感觉不妙,让车夫继续驾车,朝官道走去。

        青竹、青河没有上马车,一左一右跟在李南嘉的马车旁。

        半刻钟后,有惊无险,三辆马车安全地驶离了山道,一驶出岔口来到官道上,就瞧见路上有不少往来的行人,一众人渐渐才放下心来。

        马车依次在官道旁的茶摊处停下,刘管家下了马车,走到李南嘉和李南乔马车前,道:“我们在此处等等那四个府卫。”

        李南嘉点头同意,也跟着下了马车和刘管家站在一起,望向之前出来的那条山道岔口。

        然而,在大家都放下警惕时,一辆缓缓行驶的马车在快经过李南嘉时,猛地加速,电光石火之间,有两个人影窜出,迅雷不及掩耳,拽住李南嘉就拖入了车内。

        一切发生得太快,青河、青竹立即出了手,也只堪堪碰到了李南嘉的一角裙摆。

        刘管家脸色瞬间惨白,暴喝:“快追——”

        车夫立时打马,青竹、青河跳上马车,飞速朝着那辆掠走李南嘉的马车追去。

        李南乔也紧跟其后,怒目如火,“快追上,快——。”

        刘管家心脏咚咚跳动,紧跟着上马车,忽然,一道急切地呼喊传来,“刘——叔——”

        刘管家猛地回头,远远瞧见一个府卫骑着马,左手满臂鲜血,右手攥着缰绳,一副剧痛难忍的模样朝他而来,他瞳孔骤然一缩:“其他人呢?”

        府卫有气无力地道“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