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深闺嫡谋在线阅读 - 第20章 是李南嘉在搞鬼

第20章 是李南嘉在搞鬼

        另一边,拂袖而去的李平,直接出了府,他朝着郭涛的府邸方向一路奔去。

        然而,当他打听到郭涛府邸具体位置时,那府邸大门却紧闭着,他手握成拳狂敲大门,好半晌过去,无人应声,反而引来了人群围观,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松垮的脸颊颤了颤,强压下火气,双手朝后一背,转了一个弯,去金月河找人。

        最后人没有找到,李平却遇见了相熟的姑娘,姑娘软语温言,柔情似水,这会他气闷不已,确实需要饮酒消愁,便跟着姑娘去了她所在的勾栏里,喝上了闷酒。

        翌日,午时,李月婷才回到伯府,一回来,她便发现伯府内气氛有些诡异,有三五成群的下人围拢一起议论着什么,而且看见她时神情也极不自然,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一般。

        等她唤住他们想要询问时,这些下人又各自低着头一哄而散。

        李月婷满肚子困惑,跑去王氏的院子,王氏却不愿见她,她找到秦嬷嬷询问,秦嬷嬷一问三不知。

        随后,她又向府中其他下人打探情况,也无一人愿意开口,仿佛都被统一封了口似的。

        李月婷心中慌乱,想去华蓥院询问究竟,可走到一半,她又停住脚步,“算了,我们回去,那贱人肯定不会告诉我的。”

        兰儿暗自嘀咕,姑娘以往骂李南嘉是蠢货,这会为何去了一趟侯府就改口骂贱人了?

        接下来的每一天,李月婷都去君澜院见王氏,但母亲始终不肯见她,父亲也不知去了哪里,一直不曾回府。

        就这样,李月婷惶惶不安地在自己院中呆了好几天。

        直到,王氏终于打开屋门愿意见她,她才知道发生了何事。

        王氏这几天关在屋内,并不只是因为羞耻不愿见人,还因为她明白自己是被算计了,事已至此,她现在最需要的是冷静。

        等王氏在屋内想好,如何去面对女儿、儿子,以及如何挽回夫君的事后,这才让李月婷进了屋子。

        李月婷知道王氏的事后,一开始是惊愕不已,随后便开始担心这件事对自己的影响,她是要做世子夫人的人,以后还会成为侯爵夫人,若母亲的事被外人知道了她以后还要如何抬起头来。

        王氏见女儿第一时间就关心自己,却不是关心她这个母亲,心中不禁有一丝发苦,刚刚点燃的斗志,瞬间又熄灭不少。

        当然,不管王氏有没有重新点燃斗志,李南嘉都不在乎,因为她期盼了快一个月的信终于来了。

        华蓥院中,李南嘉盘坐在软塌上,认真地看着书信,上面全是父兄对她的关怀和唠叨,仿佛这封信纸都写不完他们想说的话。

        李南嘉用手指轻轻抚摸上面的字迹,她都能猜到,父兄若不是怕她嫌弃唠叨,定然会再写几张信纸的。

        金枝瞧着认真看信的模样,露出欣慰的表情,觉得她们姑娘真的长大了。

        以前伯爷和世子送回来的信,姑娘还会嘀咕嫌他们唠叨,看完就会随手放在一边,这次姑娘不仅不嫌唠叨,反而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一副很珍惜的模样。

        李南嘉小心翼翼地收起信纸,又从矮几上拿起另一封信,她展开信封,里面的两张信纸都是父亲一个人的笔迹。

        第一张信纸内容,有关于永昌侯府退婚的事,他请族中长老出面前往永昌侯府退婚。

        第二张信纸内容,大致意思是,父亲对二房这几年替他暂管伯府表达了谢意,他会赠予一些财帛作为谢礼,希望二房在十日内尽快搬离伯府,若不然,就别怪他完全撕破脸,到时谁都不好看。

        李南嘉把后面的这封信交给青竹,道“让刘管家做好准备,二房一家也该离开了。”

        ---------------

        永昌侯府,侯夫人姜氏正对着女儿发着恼骚。

        她道:“李二姑娘就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彦儿受伤都好些时日了,她也不知过府来看望一番。”

        慕大姑娘,满脸不悦,“她来看了又能如何,我觉得她根本配不上大哥。”

        姜氏嗔怪地瞪了慕大姑娘一眼,道:“不过,说来也奇怪,以往她只要有机会就会到咱们府来做客,这次你大哥受伤,她却没有动静了……”

        慕大姑娘,道:“娘别提她了,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

        姜氏暗自叹了一口气,她也不喜欢那个李南嘉,之前觉得李南嘉毫无半点世家贵女的矜持,整日往侯府送东西,整得侯府要靠伯府来接济似的。

        前段时间,她又听闻李南嘉在伯府无故打杀下人,不敬长辈、威胁长辈的事,害他们侯府跟着丢脸,便对李南嘉更是不喜。

        若不是李南嘉父兄现在深受皇上重用,又有丰厚嫁妆,姜氏早就想退掉这门婚事了。

        只怪今时不同往日,自从老侯爷去世,永昌侯府也日渐衰败。

        她的夫君,也就是现在的永昌侯爷武也不行,文也不行,前几年出去游玩还把腿给摔断了,从那以后振兴侯府的重任就落在了她儿子幕正彦身上。

        姜氏想着想着又重重叹出一口气来,对慕大姑娘道:“明日你写一个帖子,让李南嘉到府中来一趟。”

        慕大姑娘不乐意,“我不写,娘,她来了能干什么,又拉一马车东西来我们侯府吗?丢不丢人。”

        姜氏语重心长,“我让她来,是想警告她,我们侯府容不下不懂规矩的人。”

        翌日,慕大姑娘写好帖子,让人送到东平伯府之际,东平伯府正在处理着家事。

        李南嘉、刘管家、族老在伯府正厅内坐等二房的人到来。

        王氏和李月婷相携着进入大厅,就见李南嘉和族老并排坐在左边位置上。

        母女神情漠然地从李南嘉的位置经过,走到族老跟前姿态端庄地施了一礼。

        族老布满皱纹的脸,像大地一样的肃穆,他看着二人,沉声道:“你们先坐一会儿,二老爷回来后,我们再开始说正事。”

        母女两人颔首,在大厅右侧位置坐下,座位上,王氏忐忑不安的神情很明显,她知道要说的事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李月婷却没有显得特别焦虑,她坐下后,瞧着对面的李南嘉,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让她憎恶至极,飘忽不定的眼神,偶尔瞟向李南嘉好似淬了毒一般。

        和她们对立而坐的李南嘉,一直保持着淡然的笑意,偶尔端起茶杯喝上一口,不曾向对面的位置看上一眼。

        站在一旁的刘管家把李月婷的动作都看在眼里,他咳嗽一声,“大姑娘,你的茶水凉了,要不要换一换?”

        李月婷转头看向刘管家,正欲回绝,却被刘管家阴鸷的神情吓了一跳,刘管家为何看起来这般摄人了,她垂眸不敢再看,“不需要。”

        大厅内再次安静下来。

        在族老闭目养神都快要睡着时,一个侍从禀报道。“二老爷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