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深闺嫡谋在线阅读 - 第12章 四公主的请帖

第12章 四公主的请帖

        入夜,庭院静静,东平伯府各院已掌了灯,李南嘉靠坐在软塌上慵懒地翻着手札,忽而,不禁打了两个喷嚏。

        石榴见状风驰电掣,“啪”的一声关上了窗户,念叨:“姑娘,夜深了,窗户还是关上为好。”

        李南嘉合上手札,看着石榴,扬眉笑道:“好,听你的。”

        她让石榴收好手札,思绪转到青河身上,管家传来消息说二伯父回了府,她便让青河去了一趟王氏院子,这个时间也该回来了。

        石榴关窗户之际,李南嘉恰如其分转头,透过窗户缝隙朝外看去,青河正大步流星地从中庭走来。

        不多时,青河掀开门帘进了内室,李南嘉便吩咐石榴去外间守着。

        内室中,李南嘉拍了拍软塌,让青竹坐着说话。

        青河坐在榻沿边,眼神带着愠怒,她语气快速地复述完王氏和李平的谈话。

        李南嘉嗤之以鼻:“好货不怕多,糙货烂一窝”

        青河道:“李氏族老那边不必担心,只是……”

        她吭哧半晌,继续道:“可是,二老爷走后,大姑娘又去了王氏院子,她们和,和那个,慕世子合谋,想要害,害你。”

        说完,青河面露担心地看着李南嘉。

        李南嘉见青河小心翼翼的模样,好似生怕这件事会让自己受到打击一般,她噗嗤一笑:“你是担心我会难过?你放心,我不会,我早就知道李月婷和幕正彦之间的勾当,别担心。”

        半晌过去,青河离开正屋,一夜无话。

        翌日,李南嘉用完早食,又拿出手札开始翻阅起来。

        她正看到入迷时,金桔手中拿着一份帖子走了进来,道:“姑娘,有人送来帖子。”

        李南嘉继续看着手札,满不在乎地道:“你看看写的什么?”

        金桔和石榴都在侯府长大,李南嘉识字的时候,她们跟着学了些,府中下人的名字她们都认识,这种简单的帖子金桔当然也能看懂。

        金桔展开帖子,须臾,她道:“是四公主的请帖,邀请你十日后去公主府,参加赏花宴。”

        李南嘉诧异,她放下手札,疑惑不解,四公主每年都会举办一场赏花宴,可从未邀请过她啊!重生回来,四公主怎么就想起她来了?

        她仔细回想重生后发生的事,可每件事都不应该与四公主有牵扯啊!到底是哪个关节是她不知道的?

        金桔问道:“姑娘你去吗?”

        李南嘉凝思片晌后,道:“去。”

        要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必须得去。

        石榴拿着绣品,眉开眼笑地走了进来,“姑娘,你要去哪?”

        李南嘉答道:“四公主的赏花宴。”

        石榴高兴道:“真的吗?太好了,你还从未去过赏花宴呢!”

        “对了,姑娘这是才绣好的花样,我这几日监工可认真了。”

        李南嘉无奈摇头,道:“这次公主府之行,我估计是一场鸿门宴,你不能跟我去,听话。”

        “金桔,让青河、青竹来一下。”

        金桔颔首,唤人去了。

        石榴嘟着小嘴儿道:“我就知道,你会让她们跟着去。”

        “不过,由她们跟着会更稳妥些。”

        自从李南嘉毫无负担地怼了王氏,变得有主见之后,石榴不仅胃口变得更好,睡眠也比从前更香,再加上有了青河、青竹,她每日更是喜形于色,好不乐哉。

        青河、青竹来了后,李南嘉对四人讲了一下情况,让青河、青竹陪她去参加宴会,期间要随时提防着,别让人给算计了。

        她让石榴和金桔留在府中,看好华蓥院,若有人找华蓥院的麻烦,让她们放大胆子去应对,有事她担着,若等不及她回来,就直接去找刘管家。

        等李南嘉说完,青竹道:“姑娘,刘管家去了林荫巷的棺材铺,他从那里选了几个身手好的人,这会儿人已经在去金陵的路上。”

        “刘管家让你放心,他已经交代过,那几个人会在暗中保护伯爷和世子。”

        “还有,那两封信,李氏族老已经都看了,也知道了李月婷和幕正彦的事,现在就只需要等着伯爷的回信。”

        李南嘉颔首,道:“那好,我们下一步就该好好清理府中库房了,伯府的固定产业我们不用管,我父亲那里有数,二房不可能贪墨。”

        “青竹,待会我给你一个方子,明日我们去配一些药,磨成粉。”

        “青河,等药粉做成之后,你便去王氏屋内把库房钥匙拿出来。”

        “金桔,到时你就配合刘管家把板车准备好。”

        “诺——”三人齐声称是。

        石榴道:“二房这几年一直在贪墨伯府的东西,既然她们要贪,那就让她们全部贪了吧!”

        主仆四人在屋里说着话,李月婷那边已经行动起来,李南嘉在伯府无故打杀下人,不敬长辈的事,在各个府邸口口相传。

        丞相府的某个庭院内,有几个闺阁女子,相聚一起,惬意的吃着糕点,喝着茶。

        一个姿态端庄,面如芙蓉的女子道:“慕大姑娘,我之前听闻那李二姑娘是个蠢的,这会又传出她凶狠,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慕大姑娘垂眸,道:“我与她不熟,不太清楚。”

        另一个方脸姑娘,撇了撇嘴,李南嘉可是她未来嫂子,会不清楚?她道:“慕大姑娘不愿多说,就算了,不过,蠢和凶狠并不冲突!”

        “噗,对对对,沈姑娘说得极对。”有人笑出声来。

        顿时,议论声此起彼伏,有人嘲讽,有人质疑,李南嘉在她们眼中就是一个笑话。

        “她从小没母亲管教,父兄也不在身边,变成这样也属正常。”

        慕大姑娘听着众人谈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心中恼恨无比,兄长为何就是不肯听祖母的话,上门退亲,他自己丢脸就算了,还连带她也跟着丢脸。

        不行,她必须回去找母亲说说,她不能让这样的人做她的嫂子,真的想不通大哥到底看上了李南嘉哪一点。

        慕大姑娘心中对李南嘉厌恶无比,却忘了她头上的发簪也是李南嘉送给她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