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深闺嫡谋在线阅读 - 第7章 李姑娘是福星

第7章 李姑娘是福星

        李南嘉目光落在青河和青竹身上,两人一身青衣笔直地立着,她直截了当对二人吩咐道:“我能做到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们能做到只忠诚我一人吗?”

        青河和青竹神色肃然,躬身道:“能”

        李南嘉继续道“我的事情,若没有我的允许,包括我的父亲你们也不能轻易告知,能否做到?”

        五官清秀的青河,道:“我们是伯爷特意训练出来伺候姑娘的,本就只忠于姑娘一人。”

        李南嘉讶然,她不知父亲为何会特意为她训练两个会武功的侍女,为何四弟没有,大哥没有,只有她一人有呢?

        因上一世的对二人的了解,李南嘉与她们聊了几句后,便直接安排了事,让皮肤较黑的青竹去办,青河则留在了正屋。

        安排完事,李南嘉这才真正的空闲下来,回到内室歇息,她躺上床榻,一边轻抚着肚子,一边思索着,不知团团这一世还会不会如期而至。

        她心情复杂,内心深处想要再次见到团团,忽而又担心这一世她要面对的事情太多,给不了团团安稳幸福的生活。

        她记得,给“云霓小筑”画舫的人下毒,让她机会杀掉李月婷和幕正彦的那个人,她一把火点燃画舫,离开时说过的话:“大隆国即将换主,这艘画舫上的人都得死。”

        李南嘉知道“云霓小筑”画舫背后的主子是东夷人,画舫表面上是供权贵玩乐聚会的地方,实际是东夷人在大隆国的情报据点。

        却不知道,那人说的大隆国要换主,是指东夷人要攻打大隆了,还是指皇帝病危,新帝即位,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容不下画舫的存在。

        李南嘉从画舫回来后,便一直没能真正的歇息,她斜躺在软塌上想着事,不知不觉便睡着,到了晚膳时金桔都没能叫醒她。

        樊楼顶层,一个长着络腮胡的黑衣人,躬身禀报道:“主子,那姑娘叫李南嘉,的确是东平伯府的嫡女,那男子是永昌侯府的世子慕正彦,两人有婚约在身,慕正彦与伯府旁支的李月婷有私情,他们只是单纯的算计伯府嫡女。”

        随后,络腮胡黑衣人又将偷听到的话,原封不动的讲了一遍,暗想,这李姑娘就是个福星,若不是她火烧画舫,他们也不会那么快找到画舫的暗室。

        萧朔沉吟一瞬,没有说话,另一个黑衣人接着禀报道:“属下查出,李姑娘中的迷药和主子中的毒都是出自东夷,属下还查出,这慕世子暗里投靠的是三皇子。”

        萧朔斜靠紫檀木大椅上,俊美的脸上,透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邪魅,微微上挑的桃花眼让人猜不透情绪,他声音如磁:“弄清楚,三皇子和东夷人在暗地交易什么?”

        “诺——”黑衣人又道:“主子,影一送来情报,这东平伯是个良将,属下认为东平伯可拉拢。”

        萧朔沉吟片刻道:“不急,再观察一段时间,这期间别让他被害。”

        “诺——我立刻传消息去东陵。”黑衣男子领命退下。

        络腮胡黑衣人肃立在侧,心思却很活跃,若东平伯被拉拢,那李姑娘岂不是有机会嫁给主子为侧妃,李姑娘果然是有福之人,不对,说不定还能是正妃,主子不是能被规矩所束缚的人,那林姑娘爱慕主子又如何,主子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

        萧朔瞥向络腮胡黑衣人,手指在案几上轻轻敲了敲,道:“让下面的人准备好,我们明日去郓州。”

        甲二一个激灵,连忙垂头称是退下,他刚走出没几步,萧朔的声音再次传来:“还有,让留在京都府的人对伯府那位嫡女也关注一二。”

        甲一回身,拱手领命,心里想着,我这脑子怎么就这么灵光,猜什么都准。

        -----------------

        翌日,李南嘉起榻不久,刘管家便传来消息,他昨日派去跟着李月婷的人说,发现李月婷偷偷出了府,去了东街的云峰茶楼,她前脚刚进入茶楼,后脚慕正彦便到了。

        他们在二楼包厢见的面,跟踪的人只隐隐约约只依稀听见:“掳错了人,李南嘉。”

        慕正彦告知李月婷,他的人阴差阳掳错了人,被掳走的侍女已经跳河死了,慕正彦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得出的这个结论,是萧朔善后的结果。

        而李月婷和慕正彦到底说了些什么,李南嘉并不在乎,她只是想让刘管家知晓,她的好堂姐与她的未婚夫在私会就行。

        因为这件事,刘管家对梦境警示这件事信了几分,他和李南嘉在屋内密谈了许久,最后同意以后会全力配合李南嘉的安排。

        等刘管家离开,石榴进屋禀报道:“姑娘,你吩咐的事,已经办妥了。”

        金桔将整理好的名册,递给李南嘉带着一丝郁气道:“那两个侍女不愿离开,她们要一个说法。”

        李南嘉接过金桔手中名册,又拿出父亲留下来的那一盒子卖身契,进行比对,冷笑道:“说法,很好,那就给她们一个说法,这件事我来办,你先帮我核对名册。”

        伯府内院下人的卖身契大部分都在她手中,二房搬回伯府后,又新添置了一些新人,新进府的卖身契都在二伯母手中。

        而伯府外院的下人卖身契全都在刘管家处保管,李南嘉想着清理下人也是当务之急的事。

        金桔和石榴帮着清理好名册,这时有侍女进屋禀报道:“二姑娘,守在月亮门的人说,二房夫人要见你。”

        “让她进来。”李南嘉嘴角微勾,对候在一旁的青河吩咐道:“接下来看你的了。”

        “诺——”青河从屋内离开。

        二房夫人王氏进入屋中,她一身朱红绫纹锦裙,云髻高挽,发髻上的琉璃金簪和耳垂上的翡翠耳饰流光溢彩,让她显得十分雍容华贵。

        李南嘉没有如往日那般热情相迎,她靠坐软塌上,气定神闲地端着茶杯,吹了吹上面的茶叶,而后又闻一闻,伯府嫡女架子十足。

        ““臻臻——”王氏笑脸盈盈,温柔地唤着李南嘉小名。

        李南嘉很久没有听见有人唤她的小名,险些失神,她徐徐放下茶杯,抬眸淡淡扫了一眼王氏佩戴的饰品,她面露浅笑,客气有礼道:“二伯母来啦,快请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