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深闺嫡谋在线阅读 - 第3章 看我不压死你

第3章 看我不压死你

        东平伯府内院。

        李南嘉轻车熟路地绕过一处无人居住的小院,避开护卫横穿竹林,很快便抵达她院落的后角门。

        她仔细听了听,院内没有嘈杂声,暗忖自己回来得及时。

        随后,她低着头,避开侍女及粗使婆子,蹑手蹑脚地走到正屋的后窗前,轻叩三下。

        “咚咚咚——”

        屋内有人压低声音回应:“是谁?”

        李南嘉,道:“是我。”

        很快,有人推开窗户,帮衬着李南嘉翻窗进屋,她双脚刚落地,两个侍女眼里满是忧色,一前一后,急切道:

        “姑娘你昨夜去哪里了?”

        “姑娘,你为何这幅装扮?”

        李南嘉拂了拂衣摆,打断她们询问,肃然道:“这会不是说话的时候,你们先帮我更衣。”

        “诺——”

        李南嘉看着眼前的两人,心中有酸楚也有欣慰,前世这两个贴身侍女金桔和石榴,因幕正彦的不喜,没能随她嫁入永昌侯府,直到她被囚禁画舫后,才知晓两人早已被李月婷活活打死了。

        之后她才明白,幕正彦从一开始故作不喜她的侍女,无非是想在她嫁入侯府后孤立无援,自己能更快的落入他的掌控中,可见慕正彦的心思何其深远。

        昔时金桔瞧出些端倪后屡次提醒她,可她却不当回事,还认为是金桔过于多虑,如今重来一次,她绝不会再不恤人言。

        主仆三人走进内室,金桔找来干净的中衣为李南嘉更换,伺候在一侧的石榴,面露惊色,捂着嘴巴颤声道:“姑娘,你的身子……”

        李南嘉身上的红痕惊骇醒目,石榴确定主子遭遇了不好的事,但具体是什么她又想不出来。

        金桔隐隐约约猜出是什么,她神色凝重地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个妆粉又走了回来,道:“姑娘,我先替你遮一遮脖颈上的痕迹。”

        李南嘉颔首,坦然地仰着头,任她们拾掇。

        金桔用妆粉在李南嘉脖颈上遮了一层又一层,但不论怎么遮,红痕依然隐约可见,金桔往上拉了拉李南嘉的衣领,祈祷不会被人瞧见。

        一切准备妥当,李南嘉这才发现石榴已红了眼眸,金枝的神情也十分忧虑,她安抚道:“你们先别表露出异样,大姐快过来了,等她离开,我再与你们细说。”

        两侍女按捺心中疑惑,连连点头称是。

        而后,李南嘉对两个侍女低语吩咐着话,两个侍女一边听,一边点头,石榴脸上还不由得露出兴奋的神情。

        -----------------

        正屋外间,李南嘉吃完早食,靠坐在外间软塌假寐,半梦半醒间,屋外有脚步声传来。

        金桔轻唤了声:“姑娘,人来了。”

        李南嘉缓缓掀开眸子,用手撩起珠帘的一角,便瞧见身穿薄绿衣裙的李月婷,袅袅婷婷地朝正屋方向走来,秀美的眉宇间带着不易察觉的贪婪与狠毒。

        她还记得堂姐李月婷重回伯府时的场景。

        那时,她十岁,父兄要一同前往东陵镇守边关,因母亲早逝,父亲又未再娶妻纳妾,无人看管她和幼弟,便决定让已分家的二伯父搬回伯府照料他们姐弟。

        父亲摸着她的头,和声道:“这个是你的堂姐,比你大两岁,以后她会留在府中陪你的。”

        李月婷端庄有礼,拉着她的手,嫣然含笑道:“妹妹,你还记得我吗?小时候我们关系可好了,我会和以前一样,有好玩的,好吃的,第一个想到你。”

        或许因她从小未得到过女性长辈的呵护和教导,便对巧笑倩兮的堂姐,温和柔婉的二伯母充满好奇和喜爱,天真烂漫的把她们当成自己的母亲和亲姐姐一般对待。

        也是从那天开始,她便不再叫李月婷堂姐,而是大姐。

        原本伯府还未分家前,有三房人同住伯府,李南嘉的父亲是嫡长子,属于大房,两个叔伯皆是庶子,分别是二房和三房。

        那时各房的后辈是按照年龄顺序一起排的,三房总共也就三个姑娘,大房的李南年龄排在老二,二房的李月婷排行老大,三房还有一个女儿排行老三。

        她四岁时,二房和三房搬出伯府,三姐妹从此很少见面,偶尔见上一面,也只是互称堂姐、堂妹而已。

        李南嘉眸光暗了暗,她放下珠帘回到内室的床榻上继续假寐,想着前世,自己就是个笑话却还不自知。

        -----------------

        正屋门外,金枝伫立在门口,对李月婷施礼:“大姑娘——”

        李月婷挑眉,见金枝一副不想让她进屋的模样,心中十分肯定事情已成,她含笑道:“你们二姑娘起榻了吗?”

        金桔道:“我们二姑娘还未起榻,还请大姑娘稍后再来吧!”

        “都这个时辰了,怎的还未起榻,是否因身体不适,我去瞧瞧。”李月婷眉眼温和,言语间带着关切,心里却明镜似的,那蠢货已被玷辱,慕世子这会还在安抚她呢!怎么会在屋内睡觉。

        金桔面有难色不肯挪步。

        李月婷身侧的侍女,嗤笑一声:“我们姑娘与三姑娘是亲姐妹,你挡住门是何意?难道是想隐瞒什么不成?”

        金桔灵玩不灵,僵持许久都不肯让开,李月婷估摸着已快到慕世子约好的时辰,她不耐烦道:“把她拉开。”

        侍女拉住金桔手臂,使力朝一旁拉去,金桔体态轻盈,被人一拉险些扭到脚。

        这时,石榴倏地从房内蹿出来,站在金桔之前的位置,慌慌张张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李月婷见李南嘉的贴身侍女一副心虚又怯弱的模样,眼角的轻蔑不加掩饰,道:“你让开,我要见二妹妹。”随即便一把推开石榴,硬闯屋子。

        石榴脚下虚浮不稳,猛地朝后倒去,眼看要落地,她下意识地拉住李月婷衣领,两人一同朝地下栽去。

        落地瞬间,石榴反应迅速地歪了歪身子,整个身躯附在李月婷之上。

        惨叫声、惊呼声、顿时炸开,引来院内其他人的关注。

        以前的石榴非常娇弱瘦小。

        自从李南嘉变得有一些丰腴后,石榴也想要和主子一样,便逐渐开始增加食量,不知不觉,体型比李南嘉足足胖了一圈有余,成为了东平伯府最壮实的一个侍女。

        石榴偷瞄了一眼身下的李月婷,想着:“养了这么久的肉终于能派上用场,看我不压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