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荒年穿成恶毒婆娘,别慌她有超市在线阅读 - 68:若有若无的紧绷感

68:若有若无的紧绷感

        “嗯?!是吗......”

        顾晓晓瞅了眼,还真是。

        手肘连带着手腕下方都有擦伤,应该是从坡坎上滑下去的时候剐蹭到的。

        “小问题。”

        随便用水冲洗了下,把里面的石子跟泥巴给冲洗掉,随后开始做饭。

        不一会儿,空气中飘起了米香味。

        在屋子里面忙着裁剪衣服的王秀莲,这才猛地抬起头,惊慌失措地跑到灶房,额头上带着薄薄的汗水。

        “婆婆!我在屋子里边忙,不是故意不煮饭的,我我我我……我干点什么吧?”

        顾晓晓把锅盖给盖上,这才笑着摆了摆手。

        “我晓得你在忙,只不过是做饭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别大惊小怪的。”

        见婆婆没有生气,王秀莲这才松了口气,转而又笑了起来,“我给您裁剪的是带有桃花的那匹布,您穿起来一定很漂亮。”

        “是嘛!那我可得好好期待期待了。”

        顾晓晓随声应和着。

        坐在灶孔前烧火的林二宝,看着这一幕,心里头莫名有些酸酸的。

        娘无论是和家里头的人,还是左邻右舍都能够笑意晏晏。

        可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就总是能感受到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紧绷感。

        难道,是他长相太过凶狠?

        林二宝摸索着脸上的五官,他以前透过水面观察过自己的长相。

        虽说长的不是桃面生花,唇红齿白的,但也是继承了爹和娘身上的优点。

        长得一双桃花眼,鼻子翘挺,嘴唇薄薄如蜻蜓双翼,下巴圆润中带着点尖,天庭饱满。

        这样的长相,不可能凶狠啊!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啧。”

        旁边两人聊得正欢,听见这声不耐烦的“啧”声,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两双眼睛看过来,林二宝这才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慢半拍地反应过来。

        “啊……不是。”

        林二宝想要解释,但又不知道从何解释,索性扔下一句“你们继续聊。”便走了出去。

        顾晓晓盯着林二宝的背影,幽幽地叹了口气。

        小反派的心思,可不是一般的难琢磨呀!

        王秀莲有些胆战,“儿媳刚才是哪句话惹得小叔子不高兴了?我要不要去向他道个歉啊……”

        “我看,应该不用吧。”

        顾晓晓也没当一回事,“都是自家人,来往之间难免有摩擦,二宝是个心宽的人,应该不会往心里去的。”

        婆婆都这么说了,王秀莲也下意识地跳过这件事。

        晚间,微风不燥。

        锅里头冒出阵阵香浓,带着淡淡的焦香,顾晓晓意识到差不多了。

        锅盖揭开,上面盖着的是干煸四季豆,五花肉炒胡萝卜,下头是亮晶晶的大白米饭。

        她挥舞着锅铲,把锅下头的锅巴铲起来,捣成一块一块的,随后将米饭和菜,以及锅巴全都搅合在一块,白米饭被油浸透,黄金灿灿的,看起来诱人极了!

        每个大碗装冒尖,剩下的舀到一瓷钵里,都还有满满一大碗。

        院子里边的桌椅板凳都已经摆放好,几个小家伙乖乖地坐着。

        拌饭一上桌,都不用再等顾晓晓发号施令,便埋头吭吱吭吱的吃了起来。

        夏天的蚊子太多,顾晓晓被咬得实在坐不住,只能端着个碗一边吃,一边在院里边不停地溜达。

        秉持着只要走得快,蚊子就咬不到她!

        围在桌子边的几个家伙,也被蚊子咬得坐不住,跟在自家亲娘屁股后头,当起了小尾巴。

        林二宝原本是不想跟着做这么蠢的事情,可看到家里边的人都在做,他不做好像有点不太合群。

        于是默默地端起碗,跟在了最后头。

        院墙那边的马婶子探着个脑袋,想和顾晓晓商量点事,却看到这一幕,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你们这是在做啥呢?!”

        顾晓晓抓着手背上被咬出的好几个包,有些烦闷的抱怨:“蚊子太多,吃个饭完全坐不住,晚上睡觉也可吵了。”

        “这还不简单!你等着!”

        马婶子说完,就消失在了那边。

        过了还没有一分钟,便拿着一把艾草走进林家院里,把艾草放进还有点火星子的灶孔里点燃。

        点点白烟冒了起来,马婶子像跳大神一样在空中挥舞着,把林家屋子里边每个角落都熏了一遍。

        最后一点渣子扔到了卧房的角落里,随后把房间门给拉上。

        马婶子拍了拍手上的灰,“这样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会有蚊子了,我们家每晚都会这么做,晚上睡得可踏实了。”

        顾暖一拍大腿,恍然大悟。

        她原本还想着在网络超市里买蚊烟香,但艾草明显要管用一些,而且还没有什么危害性。

        顾晓晓不由地感叹:“学到老,活到老啊……”

        马婶子被逗笑了,“瞧你这傻样。”

        忽然想起她方才要说的事,凑近小声地说:“明儿个朝廷不是要过来收粮食税了嘛……”

        顾晓晓扬了扬眉,不动声色的往后拉开距离。

        “是啊,怎么了?”

        “我听说村里头好多人都在打算明天交钱。这朝廷涨粮食税,银子按理说也会涨才对啊!可是里正却压根没通知,所以大家伙都在猜测,这银子或许没有涨,都想着试试,但我觉着这法子肯定不行……你们家打算交钱,还是交粮食?”

        说这些话时,马婶子声音压得更低了。

        顾晓晓面上露出苦涩,“交粮食,我们家今年的收成不行,收上来的新粮,全部都得拿去交税,今年的冬天怕是难熬了……唉。”

        马婶子也跟着叹息,“可不嘛,这日子呀过得可真是苦,这伙食跟不上去,我家那几个娃儿这两年个子都没长,愁人呐!”

        话刚落,隔壁院里传来了喊声。

        马婶子扬着脖子回了一声过去,转头对着顾晓晓说:“我当家的叫我回去,我先走了昂!明儿个咱们一起去宗祠那边,你等我,可别先走。”

        “晓得了。”

        顾晓晓把院门关上,灶房里是王秀莲叮叮当当洗碗的动静。

        林三宝拿着扫把打扫院子,林二宝在捡他下午劈好的柴块。

        林四宝在房里挑灯看书,林小夕在收拾着晾晒的干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