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虹月求仙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初抵中洲

第七十九章 初抵中洲

        数月之后,秋日时节。

        矗立在某座无名山头,秦一观昂首仰望,打量身前一堵拔地而起,直冲云霄的‘高墙’,久久不语。

        蛊界五大地域:中洲、北原、西漠、南疆、东海,皆笼罩一层胎膜,又称界壁,形成天地极限,相互隔绝。

        眼前的紫黑色高墙,正是南疆瘴气界壁。

        其座落于南疆大地,周遭群山与之相比,不免相形见绌,卷起氤氲雾气,翻腾涌动,犹如藤蔓攀墙。

        要前往北原,必然要横穿一域,或改走西漠,或远漂东海,或直闯中洲。

        可秦一观知晓原著,了解许多仙道级别的知识。关于横穿界壁,理论上其实还有一条路,即强行穿过天罡气墙,绕路黑白二天,当然这不是他眼下能企及的……

        催动残月瞳蛊观察四周,确定周遭无外人出没,秦一观回望一片萧索的群山,毅然走向瘴气界壁。

        哧!

        黄金月刃自掌心飞出,斩在瘴气界壁之上,顿时出现一道豁口,无数紫黑色的雾气从中涌出,奔流不止。

        秦一观抓住时机,侧身挺进。

        一踏进瘴气界壁,他便感觉心神恍惚片刻随即恢复如此。

        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一片淡绿,光线亦随之朦胧,满地皆是滚滚雾气,齐人膝高,宛若春日野草。

        尝试活动身躯,秦一观发觉与在界壁并无区别,稍稍心安。

        “蛊师修为越高,在界壁中收到的阻碍便越强,我尚且只是三转巅峰,这点压力聊胜于无,修为低倒也还是有好处。”

        秦一观自嘲一声。

        旋即真元调用,双足脚踝处显现出一轮明月,飞步踏出,眨眼间已然在数步之外,留下一抹月霞虹光。

        三转,月步蛊!

        在界壁中穿行于秦一观而言,犹如闲庭若步,除开不时需要躲开一众雾气团外,大可笔直向前。

        百息之后,约前行三千步,秦一观首次感受到了来自界壁的压力。

        这种感觉相当有限,身体仿佛套了一层厚实毛衣,裹住周身,反向将其往回拖,可力道有限,对行动并没有什么阻碍。

        与此同时,空窍内雪银真元海不自主地翻涌、流动,浪花四溅。

        秦一观没多挂心,继续前行。

        又行数十息,前方隐隐透着一股白金之光,好似流金挂幕,闪闪发光。

        “前面就是中洲圣贤界壁了!”

        数息之后,秦一观脱离瘴气界壁,正式进入圣贤界壁。

        一进去其中,方才若有若无的回拽之力,顿时消弭一空。

        引入眼帘的,是缕缕如丝如片的金光,浩荡磅礴,气势逼人。

        脚踝月光再现,推动其穿梭其中,不时催动雷翼蛊,闪身躲避金光。

        少顷,秦一观一举冲出圣贤界壁,踩在中洲大地之上,而距离他先前进入瘴气界壁,才堪堪过去一刻钟的功夫。

        打量一圈,发觉自己正身处一座山峦林野中,四下无人,不由长舒口气,单手指天,高呼宣誓道:

        “中洲!我,来了——”

        声音当即在山林中不断回荡,空谷回响。

        见状,脸色一变。

        “妈耶,此地不宜久留,溜了溜了!”

        随意找准个方向,飞速逃窜。

        ……

        次日,某处洞穴中,秦一观盘坐其中。

        其晶膜空窍内,雪银真元潮起潮落,银光烨烨,一众蛊虫时出期间。

        但其深道,受异域气息压制的缘故,他为南疆蛊师,现身处中洲,必然受限。

        原本的三转巅峰雪银真元,实际使用效果,仅相当于二转巅峰的暗红真元,例如三转蛊虫亦只能发挥出二转蛊虫的效果,全都受限一转。

        至于扎根于空窍底部的四转天元宝君莲,同样逃不了受限,每日元石产出与天然真元产出,大幅下降。

        凡此种种,都昭示着秦一观一身战力的急剧下滑。

        而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也很简单,即将之重新炼制,使其获得中洲天地承认,便不会再遭受压制。

        对此,秦一观早有所料,提前筹备了足够的炼蛊材料,好将自己一身蛊虫重新炼制,正好也借机让自身适应中洲,静待恢复一二。

        人为万物之灵,自身灵性十足,适应力更强,修为更容易恢复。

        但在炼蛊之前,还有件事需要他先处理。

        只见其从空窍中取出一只双腮鼓胀,腹部硕大,后背呈灰白色,一对眼眸微眯的蛙蛊。

        从模糊的腮部向内窥探,隐约能够分辨其中包裹的,赫然是一只哈哈大笑的元老蛊,似乎并未受中洲气息压制。

        秦一观欣然一笑。

        这正是他事先所做的筹备之一。

        包裹元老蛊的蛙蛊,乃是其在南疆向那些,以倒运两域物资的商队特意采购,作用则是可短时间内,令肚内蛊虫与外界隔离开,暂时不受异域气息压制。

        以此腾挪出时间,让穿行异域的蛊师,有间隙转运物资,不至于一出界壁,便手忙脚乱,在蛊界各地广泛运用。

        这也是历代蛊师们,对异域气息压制的一点小小应对之策。

        可当暂时储存其中的蛊虫被取出时,仍注定逃不了被异域压制,但这其中的时间差,足已做许多事情。

        下一秒,秦一观再度掏出一只蛊虫。

        正是另一只元老蛊,愁眉苦脸,面色难看,显然腹中元石寥寥,但却是货真价实的中洲三转气息。

        这只元老蛊,则是其在南疆购得,原本就是中洲蛊虫,在南疆受到压制,如今随秦一观回到中洲,自然威能又重归三转。

        心念一动,蛙蛊双唇打开一道小口,蕴藏其中的元老蛊趁势吐出海量元石,原本笑意盈盈的表情逐渐消减,顷刻间便堆出一座小山,而另一只元老蛊则紧跟着吸入元石,表情愈发灿烂。

        果然,笑容没有消失,只是从你的脸上,转移到了我的脸上。

        片刻后,元石交接完成。

        蛙类蛊虫也不堪重负,当场死亡,藏匿其中的元老蛊立刻受到中洲气息压制,威能跌落。

        空窍内其余几只储存物资的蛊虫,亦是如法炮制。

        一番下来,秦一观如愿把在南疆搜罗的蛊材、元石,完好地重新收入囊中,可以正式开始炼蛊事宜。

        ……

        商量山,楠秋苑

        连吃数次闭门羹的铁若男,终于如愿见到方源……呃,不,是‘方正’!

        面对铁若男的来访,方源稳如泰山。

        毕竟,‘方源’已死,拥有甲等资质,面容又相像的,除了他的孪生弟弟方正,还能有谁?

        他并不担心因为自身资质,而被戳穿身份,他所更加担忧的,则是对方之前已经前去贾家寨,拜访的江鹤。

        保不齐,铁若男可能会从江鹤这小子口中,问出点什么来……

        想到某个身影,方源脸色有些不太好。

        故而话语中,其多以试探为主。

        当被问起花酒行者时,方源一脸懵懂,表示自己知之甚少。

        随后,其又拿出早就编织好,逻辑清晰的所谓真相,告知铁若男。

        见铁若男低头思虑,方源决定再加一记猛料,义正言辞,朗声道:

        “铁若男,你若不信我,我们大可使用毒誓蛊立下毒誓!”

        “呃?!”

        铁若男猛然抬头,神色愕然,心头不由一阵腹诽。

        “你们古月一族,都这么爱发毒誓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