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虹月求仙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二见贾富

第六十六章 二见贾富

        ps:说明一个bug,贾家家主是让每两个儿女领一支商队,贾富是和贾金生,贾贵这儿疏忽了,也不好再强加,就这样吧,

        ……

        贾富与贾贵这兄弟俩间矛盾由来已久。

        最初源自贾家家主自感时日无多,立下以行商成绩,来分割庞大家产的规定。

        二人修为、手段、眼界水平相近,不分上下,原著剧情中双方一直比拼六、七年,直至贾家家主老死,都没能分出胜负。

        随后为争夺贾家家主留下的那笔巨额遗产,兄弟阋墙,内斗愈演愈烈,甚至引进外援,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斗蛊大会,后双双同归于尽。

        可如今,因方源的重生归来,在花酒秘洞中横杀贾金生,又摆平贾富利用竹君子的审问,却招来了铁血冷与铁若男,再之后则是青茅山五转大战,方白二人的流亡闯荡之路。

        就秦一观目前知晓的消息判断,少了自己这个关键证人,铁若男的查案不知进展如何,但可以肯定的是,剧情大体不变,仍朝着记忆中原著继续狂飙。

        而贾金生的意外死亡,被方源巧妙嫁祸给了贾贵,令双方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不惜大打出手,双方关系形同水火。

        ……

        脚踩在铜铸地砖上,秦一观在贾家寨外城一众商铺中搜寻着。

        半响,站在一间五层楼高的商铺前,念诵道:

        “金生堂!”

        贾家寨内的铺子,自然全是贾家产业,其中却又有区别,分属不同的贾家子弟管理,同样是贾家家主立下规矩中的一部分。

        而这‘金生堂’,则隶属于贾富名下。

        至于如此叫人联想的店名,自然是贾富为悼念死去的弟弟贾金生,刻意为之。

        秦一观迈步进入,三转气息显露无疑,遂被引入专门接待的雅室。

        室中熏香弥漫,桌椅皆为檀木,墙挂名人字画。

        一缸池景中,分明已是入冬,却是荷叶尖尖,荷花含苞待放,一派夏日盛景。

        一位中年二转高阶蛊师主动为秦一观沏茶,询问两句,得到答复后,从抽屉中取出一份竹纸递出。

        秦一观目光逐一扫过,见众多有不少月道蛊虫与蛊材,心间稍喜。

        他之所以来贾富名下的这间铺子,便是因为事先打听过,知道贾富这支商队在返程时,与一群月道兽群厮杀过,缴获不小。

        如此,真叫他所收获。

        第一只入其法眼的,却是一只他曾使用过的月道侦查蛊虫月瞳蛊系列——三转残月瞳蛊。

        当初尚在青茅山时,二转层次的弦月瞳蛊算不上多么强力,却也是其唯一的侦查手段,可在后续对手中蛊虫升炼时,因缺乏关键蛊材而不得不停滞,后为精简蛊虫喂养,在赤盐山将其卖掉。

        眼下再度遇上,倒有些意外。

        秦一观虽有侦查能力一流的鹰眼蛊,但考虑到蛊虫体系的问题,他仍有意考虑买下。

        其次,则是一只二转蛊虫,月牙蛊。

        相中此蛊的原因,是其催动后凝聚出的月牙,具有出色的远程能力,可以弥补自身攻击手段上的短板,且秦一观手中恰好有将其升炼为三转的秘方。

        不论是其手中的血月蛊、月璇蛊,和蝎毒蛊,攻击范围都极为有限,也间接限制作战能力与战斗方式。

        “三转残月瞳蛊,三千四百块元石。”

        “二转月牙蛊,六百五十块元石。”

        “……”

        瞥了眼竹纸上的蛊虫与其他月道蛊材的报价,秦一观有所猜测。

        市面上大多数二转蛊虫售价在五百至一千内,三转蛊虫售价则在一千到一万块元石间,舍利蛊之流珍惜蛊虫除外。

        这些价格,相较于其他同转数的蛊虫,略显便宜一点,相当于打了个九五折,或许是碍于食物、蛊虫状态等问题,想尽快出手回本。

        片刻,秦一观放下竹纸,以总计六千两百块元石的价格,将三转残月瞳蛊与二转月牙蛊,以及一众其他月道蛊材买下。

        在店家的主动配合下,秦一观花费一刻钟的功夫,将蛊虫相继炼化,收为己用。

        正当其抽身欲走,却被人叫住:

        “客人请留步,我家大人相邀,还请移步!”

        “你家大人?”

        秦一观质问一声,不再多说什么,随着对方攀上楼体,一直来到顶层的一处包间。

        房内主座上,一位长着圆饼麻子脸,身形富态的中年蛊师,正是贾富。

        与其弟弟贾贵身形,呈现一个反差。

        对方正眯着一双眼睛,乐呵呵朝秦一观打招呼。

        “江鹤小弟别来无恙啊!哈哈!”

        秦一观拱手行礼道,“见过贾富大人!”

        贾富先前行商路线便经过青茅山,与秦一观亦有过接触,一语道出,不足为奇。

        “昔日青茅山一别,没想到已然物是人非!如今青茅山上千里冰川,俨然人间绝境,却是如何也回不去了。”贾富小抿一口热茶,自顾自地诉说着,微微摆头。

        秦一观默然不语,神色伤感。

        忽然,抬头望向秦一观,带着些许慰藉,道:“索幸,古月博兄料知于先,好叫尔等逃了出来,得以幸免!”

        闻言,秦一观面色不改,心头微顿,脑中思虑对策。

        他若接下话茬,标志承认了古月遗族的身份,少不了某些事情的追问,可一旦拒绝,就不好说了。

        既然不是正道,那就只能是人人喊打的……

        想了想,还是觉得古月一族的烂皮有些许用处,洗一洗,晒一晒,还能将就用用。

        反正青茅山能逃出来额没几個,剩下的都死绝了。

        “大人明鉴!”秦一观顿了顿,声情并茂道,“野外闯荡艰辛困苦,并非人人都有我这般好运,离山不久,便能搭上商队,如愿来到贾家寨!”

        “哦?”贾富胖脸肉颤一抖,追问道,“这是何意?”

        “世事多变!族长临别前,命我择机另谋出路,以图再壮家族!

        奈何我见识浅薄,识人有限,不知他路,故告问族长,族长言:贾家贾富大人,虚怀若谷,胸襟宽敞,可为首选!故此特来!”

        言罢,贾富放下茶盏,一言不发,眯眼思考,似乎在揣摩秦一观的说辞。

        古月一族已亡,与古月博的交情自然毫无意义,一笔勾销,无需在意……

        “原来还有此等深究,我倒是不知!”贾富低声两句,转而问道,“我听闻你族的少族长方正,似乎在白骨山闯下了祸事,叫百家通缉,你可知为缘由?”

        “嘶~”秦一观一脸难为情,推测道,“许是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不能听一家之言,兼听则明。”

        “可与那方正同伍,却是白家的白凝冰,我记得分明是个男子,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女人?”贾富一脸不解。

        秦一观:“……”

        你这么好奇,不如考虑亲自去问问她?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