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王爷的福运王妃在线阅读 - 第476章 郡主和亲?

第476章 郡主和亲?

        所有人都停下用餐,目光放在了薛紫欣的身上,她不明就里:“我的意思是,小宁也是姑娘家,这么没名没分的跟在他身边不太好,不如留在府中。”

        “其实我更想小宁跟我一起回去住的。”

        薛虎想要说什么,被韩韫深暗中踹了一脚又憋了回去。

        身为大嫂的杨书玲是这里说话最有分量的人,她可不是傻子,这个小姑子突然的出现总是透着一丝怪异。

        “妹妹,他们两人的事让他们自己折腾,本来也是拜堂成亲过的,说不准哪天又在一起了。”

        “在说你看现在他们两有不好的地方吗?黏糊的要命,咱们长辈啊还是不要操心了。”

        说着给薛紫欣夹了一筷子菜,意思是堵上嘴别说话,就算说也不要说这些。

        薛仁杰和薛仁辉这两个二哈都不敢说话,气氛太过紧张,无形的杀机你来我往。

        “娘,我跟王爷的事还是我们自己解决吧,我们心里有数的。”

        苏奕宁也跟好孩子一样劝解道,主动的夹菜示好。

        “哎,我就是担心你……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说了,吃饭吃饭,快尝尝娘做的菜好不好吃。”

        薛紫欣讨了个没趣后放弃了这个话题,这顿晚饭也算是吃的比较愉快。

        转眼就到了晚上留宿的事,薛紫欣拉着苏奕宁不让她离开,想让她跟着自己睡一晚上,说说心里话。

        韩韫深阴沉着脸,冷厉眼眸中像是有刀锋般的看着她,最后在苏奕宁的哀求下终于留宿。

        对于苏奕宁和韩韫深之间的故事,京城中到处都是他们的传说。

        大概的意思就是苏奕宁仗着救命之恩一直粘着韩韫深,而他又是重情重义的汉子,所以不得已不收留对方。

        至于和离的事虽然韩韫深说过是小宁不要的自己,但大家下意识忽略掉了。

        完全当做韩韫深主动给苏奕宁台阶下,所以才给出的这番解释。

        母女二人第一次同床共枕,两人肩膀挨着肩膀躺着,久久没有说话。

        就在苏奕宁觉得今夜就要这样无语的状态下过去的时候,薛紫欣说话了。

        “小宁,你现在幸福吗?”

        幸福吗?当然幸福,要是没有你们这帮贱人能更加的幸福。

        “呃,我、我不知道。”她的声音很小,犹犹豫豫的模样让人觉得她在撒谎。

        毕竟说违心的话,怎么都是有点不情愿的呃。

        在薛紫欣的耳里就是另外的一番意思,她对苏奕宁如何变成正常人的十分好奇。

        她主动握住苏奕宁的小手,安慰道:“就算不幸福也没关系,娘回来了,你一定会幸福的。”

        “嗯”苏奕宁回答之后许久都没有说话。

        就在薛紫欣觉得不是从小养大就是养不熟的时候,苏奕宁开口了。

        语气小心翼翼又待着许久的期盼:“娘,你不会在抛下我不管了吧?”

        对薛紫欣来讲这是天大的好机会,只要苏奕宁需要她,需要母爱,那么就能为她所用。

        “当然不会,当初娘离开都是因为那个暴君,不然娘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

        柔弱无骨的小手紧紧相握。

        “小宁,娘问你个问题,你可别生气。”

        薛紫欣试探性询问。

        苏奕宁小脸靠在她的肩膀上,双手抱住胳膊像是一个乖小孩。

        “娘你问吧,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语气中十足的信任,黑暗中薛紫欣的嘴角得意的勾起。

        “我是想问你与王爷圆房了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

        苏奕宁十分用心的表演:“娘,我们没有圆房,唉!”语气中充满了遗憾。

        “能不能说说你们为什么要和离吗?”

        薛紫欣一步步的试探,想要掌握她所有的信息。

        “娘,我以前的过去你也是知道的,即便我救了他那又如何呢,他可是高高在上的王爷,我什么都不是……哪里配得上。”

        “我啊,想了很久才决定和离的,这样给了保留了体面,又能让他欠我个大人情,反正我也不准备嫁人的。”

        薛紫欣听到之后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她十分难过的叹了一口气:“都怪娘,当初没有能力把你带走。”

        其实苏奕宁真的想问一句,是没有能力吗,怕是不愿意才对吧。

        一个人能从皇宫里偷出来个妃子,难道还带不走一个小孩?什么时候苏国公府比皇宫都难闯了?

        “没关系的娘,现在都过去了,那些欺负我的人韩韫深都帮我报仇了,以后我也是有娘的人了,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了。”

        苏奕宁紧靠在她身边,小脸埋在肩膀处,声音喜悦中带着满足,迷迷糊糊的她不在说话了。

        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薛紫欣忽然就有了其他的想法。

        既然苏奕宁还是完璧之身,那她就要想想怎么做了。

        她悄悄的坐起来,轻手轻脚的把紧靠她的苏奕宁推开一点,轻盈的跳下了床。

        “唔……娘~嘿嘿嘿。”苏奕宁呢喃一声,又睡了过去。

        只是她没有看见苏奕宁熟睡的面容上微微勾起的嘴角,现在谁是猎人谁是猎物还真不太好说。

        薛紫欣的一切动作都在韩韫深的监控范围,殊不知她的人与她在薛府中的一切都被监控着。

        薛紫欣点着油灯走到小书房,提笔写下一行刁钻的小字。

        走到门外后,她口中发出夜鹰的叫声,轻而不闻。

        忽然一个黑影闪身出来,跪在她的面前。

        “属下拜见娘娘。”

        薛紫欣高傲的昂起头,把手中的纸条给那人:“告诉国君一切准备就绪即可!”

        “娘娘,国君想知道您什么时候回去,他十分不放心您。”

        “再过几天吧,你先让人传信。”薛紫欣转身回到了屋里上床睡觉。

        苏奕宁猛地睁开眼睛,呼吸仍旧保持熟睡时候的状态,小手一翻无色无味的药粉散开。

        “娘?娘?醒醒,我想去厕所……”

        扒拉了好几下都没有反应,现在的薛紫欣就是脑袋被人砍了都不知道。

        送信的黑影还没有走出京城就被人给迷晕了。

        “王爷,您请看!”

        韩韫深看清纸条上的内容时,面色骤然阴沉,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那双带着杀意双眸,似乎能将人凌迟。

        “王爷,怎么了?”冷一好奇的凑近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要用郡主和亲?”寿星老上吊,嫌命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