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咱们城中反贼多的是

第四十八章 咱们城中反贼多的是

        就在曹仁暗地里调兵遣将,准备于约定的时间发起突袭之时。

        宛城的太守夏侯德却是心情差到了极点。

        他乃是夏侯氏宗亲嫡子,在曹操帐下可谓是前途无量。

        本来按照原本的计划,他前来宛城担任太守,也不过只是他升迁之路的一块踏脚石。

        依照他的背景和关系,只需要在宛城混个三五年,没什么大错。

        便能青云直上,直接进入朝中担任要职。

        假以时日,未必不能名列九卿之位。

        若是曹操未来封王称帝,他这个夏侯宗亲,甚至有机会问鼎三公。

        要知道,自己那几个同辈的宗族兄弟,此时差不多都已经担任要职,功成名就。

        只有自己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宛城,当个没什么人关注的鸟太守。

        可前一段时间,偏偏是他治下的宛城出了岔子,爆发了时疫。

        虽然被及时控制下来,没闹出什么大患。

        但当时宛城到北方各郡,来来回回传染下来,起码导致了近万人身染时疫。

        近千人因此丧生不说,曹操为了避免疫情在北方彻底爆发,甚至下令让士兵烧死那些尚存一息的难民。

        最后虽然靠华佗和张仲景研究的药方,暂时压制了疫情的爆发。

        却让曹操在这个过程中名声大降,民间也开始流传起各种关于曹操的恶闻。

        什么宁肯我负天下人,杀了吕伯奢一家,借无辜粮官的头来平息民怨,为了睡寡妇害死了心腹大将……

        明明这些事大多隐秘之极,大部分连自己这个夏侯氏宗亲都未曾耳闻。

        究竟是谁有如此通天本领,竟然把这些一一收集起来,还散播的人尽皆知。

        虽然百姓们明面上不说,但关起门来,茶余饭后最大的谈资,莫过于曹操的各种传闻。

        总之,经此一事,自己虽然没有被问罪。

        但离开这穷乡僻壤,进入朝堂的机会却是没了……

        “唉,若不赶紧立个大功,主公还怎么重用我。”

        就在夏侯德唉声叹气之时,他身边一直宠信的幕僚却是笑道:

        “太守,您何必发愁无功可立。”

        “要知道,这身逢乱世,最不缺的便是立功的机会呀。”

        夏侯德闻言也是眼前一亮,急忙抬头问道:

        “什么?你有法子帮我立功?”

        随后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补充道:

        “我先说好,可不能是到沙场上玩命这种刀口舔血的功劳。”

        “也不能是有任何危险的事情!”

        倒也不是他生来胆小。

        毕竟他自幼便受到叔父教导,要为国杀敌,建功立业。

        年幼之时,甚至觉得自己以后肯定成为卫青、霍去病那样的大将军,统帅大军征战沙场。

        但前一段时间,夏侯惇的尸首可是被人先运到了宛城,这才转运回了许都。

        因此他见到自己叔父尸体的时候,夏侯惇的尸体还算比较新鲜。

        碎肉碎骨头一坨,尤其是头盔里面装着满满的腐肉。

        基本上看不出任何人形。

        夏侯德甚至怀疑,这所谓的尸身,不过是那些战败的小卒为了活命,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碎尸。

        毕竟自己叔父都被炸成肉泥,谁能分清楚混在一起的肉泥里面,到底那一坨哪一部分才是大将军的尸首。

        只不过从那以后,夏侯德就被吓破了胆子。

        不再提半个字的上阵杀敌,仿佛生怕自己哪一天也被炸成肉泥,被一堆人挖来挖去的装进坛子里。

        “太守大人,您忘了最近丞相发下公文,令各郡各县官员,严查诽谤朝廷诸公之事了吗?”

        说是严查诽谤诸公,主要还是严查乱传曹操恶闻的情况。

        虽然中原北方无人敢讲原版三国评书,但篡汉恶贼王莽的故事,他们却是讲的津津乐道。

        一开始曹操听闻,还觉得挺有意思。

        公子曹植甚至还请了个说书先生到家,和自己的几个酒友在席间听书为乐。

        谁知道越听越不对劲。

        表面好像是说逆贼王莽,怎么话里话外,好像全是在暗指丞相曹操?

        尤其是里面还讲了个典故,说周武王姬发伐纣灭商之后,把妲己赐给了周公。

        曹植可谓才高八斗,熟读各家经典,从未听闻过如此骇人听闻之事。

        当时就惊的呆在了原地,连连追问对方此事典出何故。

        结果那个说书先生也是结结巴巴说不出来。

        只说是自己从师傅口中学到之时,便是这么讲的。

        师傅只说是此乃以今度之,想当然耳。

        这个说书先生也不识得几个大字,只有嘴皮利索一点,记性好一些。

        自然不明白自己师傅说的是什么意思。

        但曹植又岂是愚钝之人,眨眼便明白了什么,吓得脸色煞白。

        随后急忙派人把这个说书先生赶出府邸,而后自己便称病在家,闭门谢客,整整数日不敢见任何外人。

        曹操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儿子是真病。

        直到无意间,听到下面人谈论那次宴席之上发生之事。

        顿时便联想到了自己身上,急忙将说书人的所有桥段收罗了起来。

        刚看一遍,就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比当年陈琳给自己写的讨贼檄文更上头。

        这些丑事能想、能做、能说。

        但就是不能为世人所知!

        现在这流传天下,就算他日后登基称帝,建立千秋功业,依旧洗不清自己身上的丑闻了……

        因此,曹操急忙令治下所有州郡,严查这些所谓的说书先生。

        不许任何人谈论和自己有关的故事、诗文。

        甚至连王莽都被列为了禁忌人物,任何书籍中不得出现王莽二字。

        任何人若是敢非议他曹操本人,或者是影射曹氏宗族。

        统统逮捕入狱,严惩法办!

        “可咱们城中没什么说书先生啊。”夏侯德愕然问道。

        幕僚却是嘿嘿笑道:

        “太守大人,咱们城中的确没说书人,但和他一样的反贼却是多的是。”

        “您给我一支兵马,三日之内,我必为大人捉拿一批心怀不轨,诽谤丞相大人的反贼。”

        夏侯德顿时是大喜过望,仿佛感觉眼前无数大功飘过,兴奋的喊道: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

        “三日之内,必须速速给我捉来这些反贼,而且个个都要有真凭实据,不得杀良冒功!”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