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荒年超市老板五岁半在线阅读 - 第311章 毁容?

第311章 毁容?

        朱爷正要上马,闻言转过身来看着她,“不知姑娘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我只是想告诉你昨天傍晚那个独眼龙告诉我们,峡谷寨一共有三百多人,昨夜死了大半不止,但还有一百多人守在山上。”

        话至此,朱爷是个聪明人,自然能明白其中的意思,要不要上路就看他怎么选择。

        一时间朱爷也是进退两难,若上路吧,此时匪徒肯定在山上埋伏,等着他们过去送死,昨晚上吃了那么大的亏,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

        他这时候撞上去无异于送死,但一直停在这不动也不是办法,峡谷山这边太荒凉,很不安全。

        晚上即使没有匪徒来打劫,说不定也会有狼群和大虫攻击,昨晚上连一惯占山为王的匪徒都被迫害的毫无反抗之力。

        换成他们商队遇上这种事,下场只会更惨重。

        “唉,这可如何是好?”朱爷犯了难,一时竟是别无他法。

        宋坦坦知会了朱爷一声,就没再管,刚才宋追燕告诉她叶墨寻醒了,她就回到马车上。

        此时叶墨寻被宋追燕扶着要坐起来,宋坦坦赶忙过来扶着另一边,拿过靠枕给他垫着后背。

        “怎的急着坐起来,躺着不舒服吗?”宋坦坦担心他的伤势。

        “只是皮外伤罢了,没伤筋动骨,昨晚上是痛的厉害所以昏了过去,睡了一晚好多了,再休养两天就可以下地走路,不用担心。”

        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他本身会医术就更能判断出现下的状况如何,确实只受了皮外伤,都是昨晚滚下山坡时撞的磕的。

        不过幸好泰山及时出现,让他没有滚太远,否则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你漱下口,刚熬了肉粥,你吃点东西垫肚子。”这肉粥可不是彩月熬的腊肉粥,而是宋坦坦进空间熬的虾仁粥,新鲜着呢。

        闻到香味,令人食指大动,叶墨寻确实饿了,用盐水简单漱了口,就要去端碗。

        “你靠着别动,我喂你。”宋坦坦拿起碗,一勺一勺的喂他。

        吃下一碗粥,他就饱了,表示不想再吃,宋坦坦要扶他躺下,“虽说是皮外伤,但也得多歇息,你躺下睡一会儿。”

        “不忙,刚吃饱就躺下胃不舒服,”叶墨寻轻声说,一说话牵动了脸皮就觉得脸疼,他蹙了下眉,“嘶,坦坦你给我拿个镜子。”

        宋坦坦神色一滞,不看不行么?

        求救般的看向小姨,宋追燕轻笑着说:“就让他看看呗,阿寻不是那么脆弱的人,这点伤不算什么。”

        想了想,宋坦坦一脸真诚道:“阿寻啊,你常说男人不该太在意外在的容貌,内在和能力最重要是吧?”

        顿了顿又补充道:“我觉得这话特别有道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并不是那么肤浅的人,不会因为你的容貌而嫌弃你半分。”

        她若不说这话还好,听她这么一说,叶墨寻直觉不好,他感觉脸上一阵一阵的刺痛,知道脸肯定是被树枝刮伤了,别的并未想太多。

        但听完宋坦坦的长篇大论后,他意识到脸上的伤恐怕不是一般的重。

        “行了,把镜子给我吧。”他闭了闭眼,做了下心里建设,不慌,最严重的结果也就是毁容罢了。

        既然坦坦一直强调不会嫌弃他,他也用不着太担心,反正准媳妇是跑不掉的,不管是美是错,她都不能不要他。

        宋坦坦默默的递过一个小圆镜,撇开脸像是不忍再看接下来的画面,但又担心他承受不住,眼角余光时不时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那个,我带双儿出去走一圈,她一早上都憋在车厢里,有些不高兴。”宋追燕找了个憋脚的借口遁走。

        不料双儿嘴快的很,小手指着叶墨寻奶声奶气道:“丑丑,哥哥变丑丑。”

        宋追燕立马捂住她的嘴,飞快的跳下马车,把锅甩给宋坦坦。

        宋坦坦:双儿是个小坑货,这孩子太实诚了。

        叶墨寻:“……”开始心梗。

        他颤巍巍的把镜子翻过来,很快一张像画满了地图的脸出现在镜子里,刮痕纵横交错,整张脸无一幸免。

        都是细长的伤痕,最醒目的就是那条从左边脸颊骨横跨鼻梁一直延长到右脸颊骨的刮痕,活像是有人在他脸部画了条深红色的横线。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是很窒息,他原以为最惨不忍睹的画面,也不过是脸上出现一条像蜈蚣般的疤痕。

        怎么也想不到,伤疤不深,但累积整张脸,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伤害性不大,但污辱性极强。

        他现在这张脸完全无法见人,难怪双儿要嫌他丑,没被他这副鬼样子吓哭,已经是她最后的温柔。

        看他神色狰狞,抓着镜子的手指骨泛白,似是在隐忍着什么。

        “别生气别生气,想开点,虽然伤疤挺多,但都伤的不深,只要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如初,到时候你还是那个最靓的崽。”

        她一边说一边观察他的表情,见他半点也没被安慰到,她再接再励,“ 你放宽心,就算伤疤不能痊愈,我照样和以前一样喜欢你,不会嫌弃你半点不好,我保证不变心。”

        叶墨寻咬牙切齿,面上有些狰狞,“你敢变心试试,没良心的臭丫头。”

        他就没在担心这些伤疤会好不起来,别忘了他可是制药高手,过两天待他身上的伤缓过来后,他就着手开始研究美容袪疤的膏药。

        绝对不会让自己落的满脸留疤的下场。

        “不敢变,也不会变,你冷静点,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表决心,让你知道我对你的真心。”宋坦坦好脾气的安抚着,就怕他会受不了刺激,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不过显然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叶墨寻此时除了感觉很心塞外,并无别的情绪,他把镜子往旁边一扔

        闭上眼开始假寐,眼不为净,这几天他不准备见任何人。

        但刚这么想,就听外面传来朱爷的声音,“叶公子,朱某有事想与你商量,不知你现在可方便?”

        此时田七拦着他,他没法上前,只能提高声调说话,这样才能让马车里的人听见。

        明明宋追燕正抱着双儿坐在外面的火堆前,但朱爷下意识的忽略她,内心里认为女人做不了主,和她说没用。

        且他一个大男人找一个妇人说话,于情于理都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