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荒年超市老板五岁半在线阅读 - 第289章 又遇到熟人了

第289章 又遇到熟人了

        任宇枫邀请叶墨寻和宋坦坦到任府作客,并把欠他们的钱都还清了,还送了不少礼。

        “过几天我朋友会在长夜城开医馆,和酒楼,到时候还望任公子多照顾一番。”

        叶墨寻这话纯属客套,任宇枫刚接手任家的生意,且铺子的生意一直在走下坡路,快被他两个庶叔造完了。

        他能把自家生意起死回生就算他有本事,不过暂时来看,并不好说,叶墨寻不是很看好他,若不是宋坦坦被恶梦惊扰,执意要找什么绣花鞋的儿子,他也不会费这劲去帮任宇枫。

        没见之前还好,见到后,看他受了打击就自哀自怜,却不懂得上进,不去加强自身的实力,却一心求死,最后又不甘心这么死去,就跟着沈家母女混日子,着实不争气。

        宋坦坦倒是很高兴,任宇枫送了她好几块玉石,还有一些珠宝,她都收进空间了,囤钱囤银子的感觉最让她开心了。

        过了两天, 叶墨寻便在长夜城买了三个铺子,一个是用来开医馆的,另两个是用来开酒楼。

        如此他们便又在长夜城待了快一个月,直到医馆和酒楼都开起来了,才准备离开。

        这时从西凤送来的粮种也到了,咳,其实是宋坦坦直接从空间拿出来的番薯藤还有玉米种子和土豆。

        只是之前对知府说写信回西凤,让人把粮种送过来,如今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所以就让知府派人来取。

        就在刚才他们还特意易容出了一趟城,然后带着几个从人牙子那里买来的下人,一起押运着所谓的粮种进城,演戏演全套,这过程自然是演给知府大人看的。

        知府对此很重视,竟亲自带了人过来押运,知府看着叶墨寻试探道:“押运粮种过来的人呢?”

        叶墨寻一脸平静,“已经去办别的事情了,知府大人想见他们?那等他们忙完了我让他们去拜访你?”

        “哈哈哈哈,叶公子真是会开玩笑,我就随意问问,只是这天气炎热,从西凤到长夜城路途遥远,这番薯藤是如何能保持如此新鲜的。”

        “这不算新鲜了,已经开始枯萎,只是这番薯不但产量高,也很容易种活,番薯藤也很好保管,大人请看这驴车下面。”

        车板上放着一个长方形大瓷盆,瓷盆里装满了水,番薯藤的根就放在水里养着。

        “这种天气盆里的水需得每天换三次,才能保证根不会烂掉,其实再干枯一点也能种活,番薯藤的存活能力很强,之前运去京城用的也是这种法子,否则都要用番薯做种,那就太费番薯了。”番薯大多还是要用来做粮食的。

        知府神情严肃的点点头,“的确如此,如今内乱虽已结束,但百姓还在饿肚子,边关又在打仗,若不抓紧把粮食产量提上去,谁知道还会引发什么动乱?”

        叶墨寻和知府扯皮了一会儿,话题一转说到医馆和酒楼上面,他前段时间动静不小,知府不可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当然主要他也没想瞒着。

        他还想让知府大人多罩着点,别让有心人去酒楼和医馆捣乱才好。

        “叶公子亲自开口,本官自然要给几分面子,放心吧,你这里的生意我自会让人多注意,不至于让人给搅和了。”叶公子可不是一般人,知府有心与之交好。

        不过他为何要在长夜城开酒楼呢,知府这么想着也直接问了出来,“叶公子是对长夜城有什么特别中意的地方,所以才想着这里做生意?”

        早料到他会提起这个话题,叶墨寻轻笑着说:“实不相瞒,我希望大晋朝安定下来,天下太平时,能到处游历一番,但不希望每到一处都是陌生的,偶尔有个落脚地,会更舒心。”

        知府脑子里飞速的闪过什么东西,但很快就消失,想抓住却又来不及,总觉对方话里有话,却又琢磨不透。

        “没想到叶公子竟是个如此洒脱的人,你就没有想过要往官场上发展?”这又是试探。

        “我若真有那想法,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我会直接去京城或边关。”叶墨寻意有所指。

        待知府带人把粮种都运走后,叶墨寻和宋坦坦就离开了长夜城,随后又分别在几个府城待了一段时间,每个府城都买了铺子,相同的必有一家医馆,另外就是酒楼和胭脂铺。

        这么一算下来,已经将近十个府城里面都有他们的铺子,当他们准备继续扩张生意的时候,在一个叫长秋城的地方,碰见了熟人。

        这个人就是白芷言,这次她妹妹白芷依没在,她身边跟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还有一个和她一样女扮男装的少年。

        他们身后跟着十几个护卫,这阵仗不小,当时他们一行人正威风八面的走在街上,街上行人纷纷让道,不敢靠近半步。

        当时宋坦坦和叶墨寻正在街边挑选小玩具,要买来送给双胞胎的,然后就听到有人在喊后者。

        “叶公子,宋姑娘真的是你们,我正好要去找你们。”白芷言见到他们很高兴,声音都带着几分喜悦。

        宋坦坦客气的笑了笑,“白姑娘真是巧啊,又见面了。”真是阴魂不散呐。

        叶墨寻面色淡淡,视线扫过白芷言旁边的二人,更是神色微沉,“确实很巧,不知白姑娘找我们有何事?”

        见他这般姿态,白芷言笑容一僵,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叶墨寻这是认出她旁边的两人了,且并不待见他们。

        她思忖了片刻,组织着措辞准备开口,没想到旁边的少年却是高傲的冷哼一声,用鼻孔对着人说话,“你就是叶墨寻?”

        叶墨寻并不理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对方,只低声对宋坦坦说:“坦坦我们走。”

        被无视的如此彻底,那高傲少年恼羞成怒,上前拦住二人,“叶墨寻你知道我的身份么,还记得我是谁么?”

        “你是谁关我们屁事,再敢用这种态度和阿寻说话,我就一拳捶扁你,管你是谁,你给我滚开,好狗不挡路。”宋坦坦用力推了对方一下,直把人推得后退了几步。

        “你骂谁是狗,你是他什么人,我和他说话,你少管闲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那少年看着也就比叶墨寻大个一两岁,但显然光长身子,脑子不及叶墨寻一半聪明。

        “废话真多,想打架就直说,别扯着嗓子乱吠。”宋坦坦说着就冲过去猛捶了对方几拳,差点把人捶晕过去。

        “我警告你,和阿寻说话的时候客气一点,礼貌一点,再敢用鼻孔看人,小心我割了你的鼻子,不许你欺负我家阿寻。”宋坦坦护犊子般把叶墨寻挡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