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荒年超市老板五岁半在线阅读 - 第286章 报官

第286章 报官

        “老爷快醒醒,你听见什么声音没有,快醒醒啊。”二太太喊了几声身旁的人都没反应,还在张着嘴打呼噜,她哆嗦着伸手用力拧了下身边人腰上的软肉。

        “哎哟喂,谁掐我,疼死我了,”任二爷眼睛还闭着就从床上蹭一下坐起来,随后破口大骂,“你个臭婆娘,大半夜的你掐我做甚?”

        任二太太被吼了一声,非但没有生气,还觉得心里安定不少,她靠在任二爷身上,手指着外面哆嗦着说:“老爷外面有人,好像是大嫂回来了。”

        “胡咧咧个啥,大嫂早死了,咋还能回来?”任二爷下意识就怼过去。

        “老爷我没胡说,你听听,真的是她回来了。”任二太太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牙齿都在打颤。

        宋坦坦趴在门上听了会儿,知道里面的人都醒了,又开始演了,“还我命来,还我命来,还我相公命来,血债血偿,杀人偿命……”

        这次任二爷也听见了,听的真切,惊骇的望着门的方向,黑夜里脸都白成了纸,“……不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鬼呢,定是哪个歹人假扮的。”

        说着便起身,要去拿床头挂着的剑,那是任二爷买来防身用的,以前一直充当挂件,没有真正用到过,任二太太还怪他白费银子,买个没用的东西回来,没想到今日却是派上用场了。

        宋坦坦听到里面拔剑的声音非但没有退缩,还用刀削断了门栓,推门走了进去,溜冰鞋刚才过来的时候就脱了,那玩意起不到太大作用,还会阻碍到她接下来的表演。

        任二爷提着剑正要出去砍外面的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没想到那玩意比他更快一步,先进来了,然后他就在黑暗中看见一个披头散发身着白衣的女鬼,缓缓朝他飘来。

        但那女鬼走了半天没走过来,走几步消失,突然又出现,又消失又出现,如此反复几次。

        “啊,鬼啊。”任二爷亲眼所见,这鬼会变身,说出现就出现,说消失就消失,不是鬼是什么?

        宋坦坦:自然是因为我有空间,我反复的进出空间,看在外人眼里不就成了,出现消失,消失出现,神出鬼没的?

        再配上外面照进来的昏暗绿光,这氛围绝对满分,等玩够了,宋坦坦突然靠近任二爷,伸手掐住他的下颚骨,随后飞快的扔进去一颗药丸。

        “啊,救命……”任二太太抱着头大喊,但刚出声就被宋坦坦一把麻痹药粉洒了过去,对方中药后咚一下倒在床上。

        宋坦坦捏着任二太太的下巴,本想也喂一颗药丸,想了想又觉得浪费,不给她吃了。

        这婆娘胆子小,加上任二爷已经中招,夫妻俩一个清醒,一个被吓疯,说词却一样,应是更有说服力。

        搞定了这边,二人又去了三房的院子,在任三爷房中也表演了一段神出鬼没,然后给任三太太喂了药丸,任三爷没吃药丸,但被宋坦坦从背后掐着脖子,掐的差点断气。

        叶墨寻见对方瞳孔都有些涣散了,就拿出一个玩具小公鸡,报了一声鸡啼,听到这鸡鸣声,宋坦坦非常夸张的假装惊了一下,随后立马松手消失在任三爷的房间。

        蹦达的差不多了,该回去睡觉了,要翻墙出去的时候,宋坦坦拉住叶墨寻问:“这任府应该也有不少好东西,要不要拿一点?”

        叶墨寻:“这些东西过些时候要还给任宇枫的,你确定要拿?”

        他们只拿贪官或恶人的东西,任家二位爷都不是好东西,但任宇枫并未做过坏事,罢了,任家的财产还是给任宇枫留着吧。

        原本宋坦坦是想带走一些粮食的,不过之前他们没来探过路,所以不知道粮仓的位置,最重要的是,宋坦坦觉得有点困了,就懒得找粮了。

        翌日宋坦坦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原本心里总惦记着要找人,先是要找玉石主人的儿子,后来又要找绣花鞋的主人的儿子,最后这两物件的主人是同一人,儿子自然也是同一个。

        找人的事突然解决了,她也闲下来了,就有点犯懒了。

        她起来吃饭的时候,叶墨寻出去办完事都回来了。

        “阿寻怎么样了,任家的那两位爷招了没?”

        今天已经派人去花明县通知任宇枫可以回长夜城了,刚才阿寻就是让人去衙门报案,揭发任家两位庶子的罪行。

        现任知府是新上任的,办事公正廉明,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欺压百姓,收取有钱人家的贿赂,便什么事恶事都做的出来。

        有人报案后,知府便命衙役去任家捉拿两位老爷,到了公堂,任二爷疯疯癫癫的满口疯话,任二太太也是疑神疑鬼的,任三太太嘴里直嚷嚷着有鬼,是任大太太回来了。

        任三爷神情木然,惊魂未定的样子,都是一群胆小怕事的怂货,就这样的小人,居然有胆子谋财害命,果然财帛动人心,为了钱财有些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只是这些个玩意也太不禁吓了,随便演了一场鬼出没,就把他们吓的全招了,审都不用审就自己全说了。

        可知府不是个好糊弄的,他竟找了个懂医术的检查出任家人是被下了药,产生幻觉,所以才会不受控制的把心里话全招了出来,为此知府差点对那个报案的人用刑。

        “本官怀疑你心怀不轨,想谋夺任家的财物,否则为何给任家两房的人下药,你与任家非亲非故,就算任家出了谋财害命的事,你又是如何知晓的,且能拿出这种致幻药,可见你身份特殊……”

        那人只是拿钱办事,本以为击鼓鸣冤后,把人抓了就没他什么事了,谁知竟落得要用刑的地步,当场吓的哭天喊地。

        “大人,小的冤枉啊,是别人给了我银子要我来报案的,和我没关系,大人饶命啊。”

        这人就是个地皮无赖,只要给他钱,没生命危险他都会干,但他不想被用刑,更不想死。

        刚好叶墨寻也和其他百姓一起在围观现场,大晋朝官府审案很多都是公开审的,百姓可以围观。

        那地皮无赖瞥见身后的叶墨寻,就手一指,“大人,就是这位公子给了我五两银子,让我来击鼓鸣冤的,他说只要来报案就行,其他事与我无关。”

        叶墨寻始终面色淡然,闻言直接上前几步拱了拱手以示行礼,他不亲自报案就是不想给知府行礼,他不想下跪,谁都不想跪。

        “大胆,见了知府大人为何不跪?”旁边衙役大喝一声,两旁的差役把杀威棒敲得‘嘚嘚’响,嘴里喊着:“威武。”

        你看,多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