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荒年超市老板五岁半在线阅读 - 第225章 向她求救

第225章 向她求救

        宋坦坦正想把知府的官印搬出来给守门的将领看看,好快些放他们进城,这时却见城门内有一行人骑着马过来。

        带头的那人不是县令又是谁,县令身后跟着阿柱和水生几个会医术的,几个人远远的就看见了叶墨寻摆着冷若冰霜的脸站在城门外,听到动静便望了过来。

        “大人你总算回来了,香阳城的城墙在七日便已完工,正等你回来验收呢。”县令一下马就要朝他跪,被他扶住了。

        “说过多少次了,在我面前不必行这些虚礼,我正要进城,守门的将士做的挺好,不管何人要入城,都要仔细盘查之后才能放进城。”

        叶墨寻一脸严肃,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是在阴阳怪气的指责守门官兵没眼色,敢拦他的路,他是真的在夸赞,这个规矩是他定下的,不能因为来人的身份显赦,就坏了规矩。

        至少在他治理期间不允许发生这种现象,别提以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他说了算。

        洪玫瑰三人看着县令都对叶墨寻恭恭敬敬的,着实大吃一惊,她们想过叶公子的身份不一般,没想到如此不简单。

        “是,大人说的对,我们定会谨记大人的教诲,把西凤守好,让老百姓安心过日子。”县令躹恭哈腰的,很是谄媚。

        讲真,叶墨寻有些看不惯县令的这种作派,但对方确实有能力,而且当初这人是他亲自选出来的,现在也不好自打脸把人撤了。

        就这么着吧,或许官场上这种人才吃的开。

        回到家,宋坦坦把洪玫瑰和白牡丹,虞美人三个安置到别的宅子,没跟他们一起钟府,宋坦坦和叶墨寻还有宋追燕都不喜欢有太多外人在一起住,很不方便。

        只有原本几个丫鬟小厮伺候着便够了,丫鬟小厮都是从人牙子那里买来的,签了死契的,而且年纪都不大,选的都是老实本分的那种。

        洪玫瑰那人太精明,不适合留在身边,所以和她一起的白牡丹和虞美人自然也不能留下。

        “姐,你说宋姑娘……小姐是什么意思,把我们仨扔这儿,她是不是反悔了,不想收留咱了?”白牡丹皱着脸,对宋坦坦的做法很不满,但对方是主,她是仆,也没资格当人面说,只能私底下抱怨。

        “不是说了让我们管理这个宅子么,小姐现在是还不信任我们,所以才不留我们在身边做事的,你们两个以后说话注意点,别在背后说小姐的不好,小心隔墙有耳,让人传到小姐那里去,

        到时咱仨真的要被赶走了,眼下我们什么也别多想,安心做事,来日小姐会想起我们的。”洪玫瑰想的通透,知道有些事不可强求。

        不管日后小姐能不能想起她们,只要愿意继续收留她们,让她们有片瓦遮身,不至于饿肚子,这就足够了,她不贪心,只想好好活着。

        不在主人身边做事,有好也有坏,好的一点就是更加自由,没人盯着她们的一举一动,不用担心会被责骂或挨罚,不好的一点就是容易被主人忘记,或许哪天就被转卖出去了。

        总之做奴仆的命运是被主人家决定的,是生是死都掌握在别人手里,要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卖身为奴呢?

        都是命。

        走了两个多月,西凤很平静,没出什么乱子,看来那些官员很尽责,没有阳奉阴为,也确实有能力,把西凤的管理的很好。

        “之前更乱都没出岔子,为什么会觉得这次就和上次不一样呢?”上次是指他们回宋林村的那次。

        “之前有白平峰掌握兵权,压着那些官员,这次大军都调走了,只留下一万多人守着西凤府,自然容易让人钻空子,若谁起了不该有的心思,本就根基不稳的西凤是不是很容易再次乱起来?”叶墨寻反问。

        宋坦坦甩了下头,夸张的往椅子上一瘫,“我不想考虑这么深懊的问题,本人不适合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一想就脑仁疼。”

        回来没过几日,张清雨突然找上门来,说是有事求宋坦坦。

        宋坦坦看着小厮,再次确认,“你说那人叫张清雨,她点名来找我的?”

        “是的小姐,那妇人长的挺漂亮,带着一个小丫鬟,看来神色很焦灼,似是事情很急。”小厮一板一眼道。

        啧,传话就传话,还提示来人有多漂亮,果然男的都一个德性,注重皮囊的肤浅货色。

        “把人领进来吧。”她正好闲着没事,见一面也没什么。

        很快张清雨在小厮的带领下,迈着小碎步进来了,看见她还像模像样的行了个礼,“宋姑娘,冒昧打扰,请多多见谅。”

        这般客气,看来真是遇上棘手的事情了,不然怎么会求到她这里,不过她又能帮的了什么,她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

        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应是想求叶墨寻的,但叶墨寻这人很难相与,就曲线救国,从她这里突破。

        “商少奶奶客气了,请坐吧,”待人坐好,让人上了茶,宋坦坦接着说:“有话就直说吧,你知道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

        张清雨从进来就愁眉不展的,这会子勉强扯了个容笑出来,戚戚哀哀道:“宋姑娘以往是我妹妹不懂事三次两次的找你麻烦,惹你生气,都是她的错,我代她向你认个错,

        对不起,以后我一定管着她,让她对你恭恭敬敬的,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她的无知之举吧。”

        宋坦坦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狐疑的盯着对方问:“张清灵那作精又惹事了,还惹到了不得了的人?”

        张清雨脸色一僵,眼中水气氤氲,带着哭腔道:“是她糊涂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被人算计了,如今身陷囫囵,虽是自作自受,可她确实是被人陷害的,她没有杀人,真的不是她做的,宋姑娘你帮帮她,求求你帮帮她吧。”

        想让她从大牢里捞人,她可没那本事,难道想让她去劫狱?她是不可能为了张清灵而去劫狱的,她是疯了才会这么做。

        宋坦坦也就在心里这么吐槽一下而已,她当然知道对方的目的是想让她找叶墨寻,叶墨寻有这个能力,现在他在西凤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也不为过。

        但她凭什么要帮张清灵,对方是死是活与她何干,管他不是不被人算计陷害的,反正她不掺和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