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荒年超市老板五岁半在线阅读 - 第187章 学会花钱

第187章 学会花钱

        叶墨寻扶额,他若是那种容易受蛊惑,脑子拎不清的人,还能和她相处的来?就她这彪悍的性子,和绿茶南辕北辙,说实话他觉得挺好。

        有什么直说,不忸怩,别人喜不喜欢他不知道,总之他喜欢这种爽快,洒脱的性子。

        “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的。”他自认智商一直在线,不会降智的。

        回到家,摆摊卖泡面的一群人早回来了,这会子又在厨房炸面饼呢,宋坦坦一进门就喊:“我逛庙会回来啦,姑娘们快出来迎接啊,我给你们带礼物了。”

        很快,四个小姑娘就陆续从厨房里出来,刚洗了手,这会儿边走边在身上的围裙上擦干,围裙这东西还是宋坦坦教她们做的。

        刚开始小姑娘们还不想做围裙呢,觉得这玩意费布,有多余的布还不如拿来做身衣裳,多浪费啊。

        当时宋坦坦是这么说的,“这布料扎皮肤,做衣裳穿着不舒服,做围裙合适,那么多布都是不用钱买的,是别人送的,没必要心疼,我说做围裙就做围裙。”

        几人拗不过宋坦坦,只得听她的做了十几条围裙,小伙子们也有份。

        宋坦坦把一大包头花放在堂屋地桌上,让小桃几个自己去挑,“我买来送给你们的,多挑几样。”

        “这么多?坦坦你是想改做卖头花的生意么?”小桃开玩笑般的问。

        “拉倒吧,这玩意不值几个钱,还得找人拿货,麻烦的很。”超市里也有发夹什么的卖,比这些头花好看多了,要卖也是卖超市里的,可惜她现在找不到合理的理由拿出来。

        晚上,宋坦坦在书房抄完最后一页,总算把一整本书都抄完了,虽说是中译中,但是简体字翻译成繁体字,着实累坏了她。

        问她抄的啥书,这话得从深山里看见的那个困人大阵说起,话说那天以后她就在超市卖书区寻了好几天,才找出一本有关阵法方面的书。

        然这本书里的阵法并不是教人摆什么传送阵,困阵,聚灵阵那些玄幻小说里才会出现的阵法,这是一本讲述怎么排兵布阵的书。

        原本宋坦坦是不想看的,但突然想到这玩意或许对钟青衣有用,于是便特意抄写下来,准备送给未来小姨父,也许有一天他真的要带兵打仗呢,那定是能用得上的。

        这事叶墨寻都不知道,只听她说没找到研究阵法的书,然后就没然后了,至于她每天晚上在抄什么,他委实没时间注意,这会儿见她抄好了,就不经意问了句。

        “没什么,就一本你舅舅用的着的书,告诉你,你也不懂。”他又不带兵打仗。

        现在西凤的兵权分别由钟青衣和白平峰掌管,钟青衣有自己的理想,他过完年就三十了,前半生都在尽心尽力把外甥带大,却没有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如今阿寻长大了,不用他这个舅舅带着了,比当舅舅的还有能耐,他也想为天下的平定做出一分力,让百姓不再流离失所,尸骨堆成山。

        人的一生总有一件特别想去做的事,如果不去做,肯定会有遗憾,叶墨寻懂得舅舅的想法,并不反对他的决定。

        宋追燕也知道这件事,并未责怪他什么,她也希望天下能快些安定下来,和平的世界总要有人付出才会实现,别说她不会劝钟青衣不要去打仗,她都想跟着一起去。

        前世她的一生都耗在农村,平淡毫无起伏,这一世既然注定不能平凡,那就让生活变的更精彩些吧。

        当然,这个想法她没有和任人透露过,反正现在西凤一切安定,等哪天战乱来了再说不迟。

        她知道如果她决定上战场,那外甥女肯定会嚷嚷着要跟着去,那丫头太虎了,完全拿她没办法。

        宋坦坦把书送给钟青衣后就没管了,也不知道他看了没看。

        转眼到了腊有二十八,卖泡面的摊子明天就停了,年前休息一天,家里要准备年货,忙碌了那么久,挣了银子,是时候拿来买买买了。

        “买新衣新鞋,还要买几样首饰,自己挣钱了,想买什么就买,别舍不得。”宋坦坦卖力怂恿小姑娘们去花钱。

        “买首饰做什么?咱也不戴啊。”小桃虽然性格最开朗,但也是所有人中最抠的一个,节省惯了,银子进了口戴就不想让它再出来了。

        宋坦坦经常说她是属貔貅的,什么东西到她手里,只进不出。

        “首饰留着以后当嫁妆啊,买银簪子,买实心的银手镯,不想戴就放着压箱底,怎么都不亏的。”宋坦坦想到空间放了那么多金银珠宝,就觉得心里特别踏实。

        女孩子总要有几件像样的首饰撑门面,以后小桃几个嫁人了,自己有首饰银子傍身,腰都挺的更直。

        提到嫁人,小桃几个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我想买个银簪子,前些天我看见有个小姑娘头上戴着的花簪子特别好看,我也想有一个那样好看的。”小梨抿着唇害羞的笑了笑。

        小姑娘都是爱美的,以前是没条件,现在她们有银子了,爹娘又没在身边管着,再加上有宋坦坦的怂恿,很快连小桃都心动了。

        买就买,放着又不会坏掉,以后万一缺钱有急用,还可以拿来当银子呢。

        摆摊两个来月,小姑娘们每人共挣了二十三两,这次去首饰铺也没敢乱买,就拿了三两出来买银簪子,再多是舍不得花了。

        “坦坦,我们都买了,你咋啥都没买?”小桃一脸不敢置信,刚才是谁一直怂恿她们买首饰的,硬是用三寸不烂之舌把她们说动了。

        完了,她自己却一文钱没花,这家伙到底在玩什么?

        宋坦坦一脸淡定,“谁说我没买,我买了挺多的,只是今天没买而已。”

        “我不信。”小桃感觉被骗了,要是宋坦坦买了首饰怎么可能一声不吭,不拿出来显摆?

        谁没有点虚荣心,买了首饰指定要拿给认识的人看的,所以她笃定宋坦坦就是没买。

        “看这是什么?这玩意要六百两银子,这么贵重,我哪敢随便给人瞧,看坏了怎么办?”宋坦坦脖子上戴了一块玉佩,是叶墨寻送给她的,据说和他腰上系的那块是一对。

        宋坦坦原是不想要的,谁要和他戴一对的玉佩,太奇怪了,但叶墨寻说这玉特别值钱,价值连城,当时她将信将疑,但却没再推辞,而是收下了。

        第二天就拿去当铺问了下,当铺的管柜说死当可当一千两,活当六百两,当铺当东西都是压价特别狠的,就这还能当一千两,可想而知这玉佩有多值钱。

        作为一个小财迷,宋坦坦怎么可能拒绝不收这块玉,她还想着什么时候把叶墨寻戴的那块也骗过来,到时候两块都是她的,她就真的赚到了。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