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荒年超市老板五岁半在线阅读 - 第180章 代理知府的艰难

第180章 代理知府的艰难

        一个上午,刘城昱随着钟青衣走了好几个地方,也不做什么,就是走走看看,几处地方都是施粥点,倒是无人住大棚,现在整个西凤多的是空屋子,倒是缺人。

        地里种的下季番薯和玉米前两月就收了,玉米还好,番薯看个人管理的好坏,勤劳的人施足了肥的,番薯个头较大,管理不当的个头最大的只有成人圈头大,小的只有大拇指大小。

        “不过吃多了番薯和玉米,胃会不太舒服,所以隔几日衙门就会施粥,百姓排队来打便可。”代理知府尽职尽责的解说中。

        所谓胃会不会不舒服都是叶墨寻说的,代理官员们并不太理解,有的吃不会饿死就该谢天谢地了,哪就那么讲究了?

        刘城昱也不理解,官府施粥让百姓能活下去就行了,怎的还要照顾人家的五脏六腑是否舒?矫情不矫情?

        不管怎么说,如今天的西凤官员对百姓真的照顾周到,百姓也多有夸赞。

        “上位者若不善待百姓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自古一个王朝的灭亡大都是从滥杀百姓开始,百姓没有了活路,被逼的造反,就像猛浪扑盖而来,再强大的巨人也只有被淹没的下场。”

        宋追燕面色冰冷的总结,“当爱民如子,百姓很善良,很容易知足,只要有片瓦遮身,能吃饱饭就行,得民心者才能得天下。”

        拉拢民心,让百姓拥戴,这些人着实厉害,只是为什么又要把话说出来,倒像是刻意说给他听的?

        没错,宋追燕就是说给他听的,希望他能明白其中的含义,当然刘城昱应该没这么蠢,说的这么明显都听不出来。

        这时一个小吏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看着代理知府说:“大人,有两个小子来找钟大人和宋大人,说是让他们去月阳楼吃饭。”

        钟青衣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看向宋追燕。

        “要不一起吃?”宋追燕客气的问了一声。

        “正好我也饿了,那就一起吧。”刘城意倒是很不客气。

        知府也想去,但他不敢,因为叶墨寻没发话,他要是跑过去,到时候被责怪可如何是好?

        “知府大人也一起吧。”多他一个不多,通判和其他小官员都没在,总不好撇下代理知府一个人吧?

        到了月阳楼,知府没看见叶墨寻,他和刘城昱等人被带到了二楼厢房,全程只有钟青衣和宋追燕作陪。

        护卫在隔壁包厢也点了一桌,所以这边只有四个人,钟青衣和知府,刘城昱三人一直在聊,内容是关于如何安顿百姓,建设西凤。

        宋追燕埋头苦吃,置身事外,一桌子菜她一个人吃了快一半,花的可是坦坦的钱,不能浪费了,得吃够本。

        楼下,宋坦坦嘀咕道:“我出钱,却坐在大堂吃饭,倒是便宜了别人,下次得让姓刘的请回来才行。”

        “就这么想让他请你吃饭?”叶墨寻嗤笑一声。

        “阴阳怪气,想说什么就直说,真是的,怎么感觉一股酸味啊,你莫不是在吃味?”见鬼了,她真觉得叶墨寻在吃醋,难道他对她有意思?

        “想多了,我就是心疼银子。”叶墨寻掩饰般的轻咳一声,并不承认。

        “所以要让对方请回来啊,要不是知府太穷,我也想让他请回来的,想到他的家境就算了。”悲催的代理知府现在还住在自己家,而不是府衙。

        知府是凤城本地人,家中有一个二进的宅子,虽说二进的 宅子也不小,但奈何家中人口多,他上有一个兄长,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四兄弟都成亲生子了。

        一大家子将近二十人,二进的宅子也拥挤的很,兄长和两个弟弟都明理暗理的问过他一家子为何不搬到府衙去住,这样家里就不会挤的透不过气来。

        知府有苦难言,他当然想搬到府衙去住,可他就是个代理官员,明不正言不顺,叶小公子不松口他又以怎么办?

        他转证前的月奉是六十两银子,三个月转证后是一百两月奉,通判转证后八十两银子,品级越低月奉自然越少,其实他攒了几个月,勉强可以买一座一进的宅子,就在府衙附近。

        但他不敢,这不是才上任没多久,又是的个代理的,怕被人说他贪污,所以就决定再等等,过完年再看。

        “我查过,大晋朝的知府统一都是月奉一百两,比起别的朝代算较高的,不过大多官员会贪污受*贿,贪来的银子肯定比月奉多不知多少倍,不贪的官员自然两袖清风,买房都成问题。”

        从古到今买房都不是容易的事,有许多农民工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套房,只能回乡下去盖别墅。

        别墅看着挺气派,但奈不住是在农村,教学条件比不上城门的,生活在农村的孩子,无形中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所以很多人都挤破脑袋想去城门买房。

        不是城里的空气比较甜,也不是城里的饭更好吃,为了孩子的发展,再苦再累也要买房,买房对农民工来说压力极大。

        要做几十的年的房奴,花消比农村不知大多少,不说别的,就说这物业费吧,你即使人不住那都要按时交费,毕竟物业也需要领工资。

        待在农村至少能省了物业费,但会被人说没出息,拼了一生也走不出农村,成不了大城市人。

        又扯远了,宋坦坦结了账,就和叶墨寻带着人先离开了,先没上楼去打招呼,难道要顶着易容脸去见刘城昱和知府?

        别说,刘城昱一进月阳楼,看见宋林村的一帮小伙子和小姑娘都在,却没瞧见叶墨寻和宋坦坦,正觉奇怪呢,就在人群中看到两穿着华丽的小少年。

        很快他就确定了这二人应该就是叶墨寻和宋坦坦假扮的,不知他们的用意为何?原来他们还擅长易容,还有什么是他们不会的?

        刘城昱是在年底,腊月初一前一天离开凤城的,不久前他向钟青衣坦白了身份,并希望钟青衣能与他合作。

        如果说刚开始他还怀疑钟青衣等人对宫中的龙椅有想法,但在西凤观察了一个多有后,他打消了这个疑虑。

        有哪个想坐龙椅的人会懒成那样的,什么都交给别人去做,兵权也交给别人,叶墨寻和钟青衣都挺怕麻烦,不爱管事。

        还有宋追燕和宋坦坦更不像话,整天就钻营怎么给宋林村出来的小伙子们找媳妇,给小姑娘找婆家。

        然后还带着人去街上给百姓看病,给人看病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反而很受百姓称赞,但他们非要易个容,不让人见真面目,也不知为了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