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荒年超市老板五岁半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突然砍柴

第五十五章 突然砍柴

        看着宋追燕一本正经的说慌,叶墨寻唇角微勾,不过很快又压下,今天这场戏是他们三个商量好的,他不能露馅。

        “捡的?”钟青衣想到之前住了两个来月的小村庄,那段时间他一直在养伤,但也知道大家时不时能在某个地方捡到粮食,还有一个能接到水的石缝,那件事很诡异,至今无解。

        没想到相似的事情如今又发生了,这到底是有神明在保佑还是人为的?

        “我家正好没米下锅了,这些粮食捡的真及时。”叶墨寻一看钟青衣神游天外的模样,就知道又在脑补了,连忙出声打断他的思路。

        钟青衣很快回神,不管什么原因,有粮食和棉被这些东西,真的帮了他大忙,算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先把东西搬回来再说。

        钟青衣穿好衣服,和宋追燕一起去搬粮食。

        “舅舅我跟你们一起去。”叶墨寻也跟着走出门。

        “你和坦坦留在家,天黑路不好走,听话,别让舅舅担心。”天上已经开始飘起了鹅毛雪花,天气越发变冷。

        钟青衣面色也变得更加坚定,一定要多搬些粮回来,多拿几件棉袄回来,才能让阿寻吃饱穿暖。

        藏东西的地方不但远,路还不好走,途中还要经过一个悬崖峭壁,白天来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黑灯瞎火的,又在下雪,狭窄的小道湿滑的很,一不小心就可能失足掉下悬崖摔的粉身碎骨。

        草率了,宋追燕抹了下额上的冷汗,为求逼真她一时就想不开找了这么个修罗场般的地方藏东西,要不是钟青衣功夫好,说不定已经掉摔下悬崖去了。

        “宋姑娘是怎么找到这个山洞的?”此处山坡陡峭,还有悬崖,一般人不敢来这里。

        对此宋追燕早就想好了理由,所以回答的很自然,“今天出来打猎的时候,追着一只傻狍子追过来的,当时它就沿着这条小道跑进了山洞,但我追进山洞时就没再见傻狍子的影子,却发现了这些粮食。”

        这么神奇?

        “我估摸着这些东西是有人特意藏在这里的,这个人就是石头屋子的主人,虽然这些东西可能是有主的,但现在主人失踪,而我们正好需要,就先借来用,日后若主人回来,我们再想办法补偿。”送一次东西就要编一个故事,有过几次经验的宋追燕面无表情,内心毫无波澜。

        “宋姑娘说的对,我们抓紧时间搬东西吧,雪越下越大,只怕待会儿路会更不好走。”

        没想到钟青衣搬粮食的决心这么大,宋追燕觉得刚才那个故事好像编的挺多余,人都要饿死冻死了,还管东西是不是有主,先拿回去度过难关再说。

        然后钟青衣仗着练过武,力气大,一次扛了两袋大米,外加一个棉被,并说:“我们多跑几趟,明天再跟告诉其他人山洞里有粮食的事。”

        “嗯。”她还能说什么,当然是赞同他啊。

        这一晚,钟青衣整整拿回四百斤大米,三个棉被,四件棉袄,他原想再多拿些的,被宋追燕制止了。

        “钟大哥,村里还那么多人没粮食和衣物御寒,留些给他们吧。”咳,总共就放了一千斤粮食,再搬就不够分了。

        钟青衣只好作罢,他还劝宋追燕多搬点,免得到时候挨饿受冻。

        “我之前就搬回去不少粮食和衣物,钟大哥不必担心,天色已晚,我和坦坦先回去了,其他事明天再说。”明天肯定要让村里人赶紧去搬东西,再等雪下厚了,通往山洞的小道怕是也会被封住。

        第二天,雪果然下的更大了,不能再拖下去,必须尽快把山洞里的粮食搬回来,于是也顾不得昨晚睡的迟,宋追燕天一亮就起来找钟青衣和她一起去林福海,告诉他山洞里发现了粮食。

        “哪个山洞?真的有粮食和御寒衣物?”林福海觉得有点邪门,为啥他们的人总是发现不到,不过更多的是高兴,“看我尽说些没用的废话,咱啥也别说了,立刻搬粮食去。”

        得知消息后,全村人都跟着去了,不过女人孩子站在小道入口不敢过去,只能站在那等汉子们把粮食扛过来,衣物拿过来,他们再帮着拿回去。

        宋追燕扛着大刀站在左边,钟青衣手握着利剑站在右边,像两个门神搬维持着秩序,以免村民作乱,哄抢粮食衣物。

        “排好队,不准挤,不准抢,谁敢乱来,我一刀砍过去。”宋追燕面色冰冷,眼神凌厉,强大的气场稳稳镇住了场面。

        一向严肃的钟青衣倒显得更加温和可亲,鉴于宋追燕每次打猎时的凶猛,大家有理由相信,她不止嘴止这么说,她真的敢举刀砍人。

        “宋姑娘听说你和钟公子昨天晚上搬回去不少粮食,不知道你们搬了多少啊?”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妇女状似随意的打听。

        “还是那句话,这个山洞是我发现的,我搬回去多少东西与你们无关,别打我家粮食的主意,谁敢把歪心思打到我家来,别怪我刀下无眼。”宋追燕冷声说完,便一刀砍在旁边的一棵树上,那棵树有成人大腿粗,却被她一刀砍断,可见刀锋之利,臂力之大。

        众人心尖一颤,宋姑娘果真冷漠无情,面冷心也冷。

        宋追燕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她,怎么看她,想到家里的柴不是很多,下雪了出来砍柴很麻烦,不如趁现在有时间顺便多砍点,虽然坦坦可以从空间弄柴出来,但也得做做样子,不然她一根柴没砍回去家里却一堆柴,这事怎么解释?

        “钟大哥这里交给你了,我去砍点柴。”然后她就拿着大刀卖力的砍起柴来,说实话这刀砍人好用,砍柴却没有柴刀实用,以至于只能砍些手臂粗的树来当柴。

        幸好这林子大,树木多。

        旁人看着宋追燕那狠劲瑟瑟发抖,不就砍个柴么,为何看起来她跟树有仇似的,砍的那么凶狠,这是故意做给大家看,让大家知道虽然他们家只有一大一小两小姑娘,但他们不是好欺负的?

        宋家两小姑娘不好惹,村里人不是都清楚么?难道昨晚真的搬了太多粮食回去,怕有人去抢,所以演这出以示警告?

        像是知道大家伙心里怎么想似的,宋追燕砍了个把时辰柴后,就抹着汗过来说:“天太冷了,所以干活时特意多使了些力气,使了劲果然暖和多了。”

        “宋姑娘说的对,这天气就是多动动才暖和,我站在这脚都僵硬了,使劲跺跺才好些。”中年妇女嘿嘿笑着,两只脚用力跺着地面。

        宋家,宋坦坦和叶墨寻排排坐在床上,宋坦坦的床很暖和,底下垫了一个棉被和珊瑚绒毛毯,上面盖的是一米八乘二米三,十斤厚的珊瑚绒毛毯,再加盖一个十斤厚的羽绒被,即使在这样的下雪天,她的床还是非常暖和的。

        叶墨寻一来就钻进了她的被窝,怎么赶都赶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