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文明破晓在线阅读 - 第99章 东北一五计划(二)

第99章 东北一五计划(二)

        终于抵达了北京火车站,许兰洲与冯麟阁一下车就按照地址直奔张作霖在京城的住处。到了宅子门口,正好见到张作霖穿着整齐的从里面出来。

        见到两人,张作霖愣了楞,连忙上前拉住冯麟阁的手,“大哥,你受委屈了!”

        冯麟阁是张作霖的结义大哥,为人比较正直,是条硬汉。被张锡銮架空,被何锐剥夺军权,礼送出境后,一路上并没有什么言语。此时见到兄弟慰问,终于红了眼眶。

        许兰洲与张作霖关系并不算好,但是此时已经没有别的选择,见到张作霖有些动了感情,连忙上前道:“张兄弟,咱们就等着跟着你打回关内啦!”

        张作霖叹口气,“唉,两位来的正好,咱们给大总统吊孝去。”

        “什么?大总统归天了?”许兰洲被这消息弄的不知所措。这一路上他与冯麟阁担心遭到何锐的暗杀,根本不敢出卧铺。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张作霖点点头,“两位随我一起去吊孝,在大家面前露个脸,让京城里面的人物知道两位到了。”

        灵堂没有设在大总统府的宅邸,看到这美丽的建筑,冯麟阁与许兰洲都有些呆住了。想来袁世凯灵堂吊唁也不是容易事,虽然张作霖、冯麟阁、许兰洲都曾经是师长,也算是个人物。然而这里是京城,这三位里面只有张作霖才算是人物。门口的一位少校并不想让冯麟阁与许兰洲这两个生面孔进去。

        就在局面变得尴尬之时,少校突然跑步离开,上前迎接新来的吊唁者。许兰洲扭头一看,只觉得一股怒气从胸膛直冲脑门。就见把他害得今日地步的张锡銮到了门口。

        张作霖赶紧上前问候:“段总长,您来了。”

        听到这个称呼,许兰洲当即不敢造次。他万万没想到张锡銮身边的那人竟然是现在的国务卿兼陆军总长段祺瑞。

        张锡銮看到了张作霖、冯麟阁、许兰洲三人,却也不和三人打招呼,只是对段祺瑞说道:“段老弟,我先进去吊唁。”

        段祺瑞点点头,等张锡銮迈步进去,张作霖赶紧对冯麟阁与许兰洲招手,让他们过来。随即向段祺瑞介绍了两人。段祺瑞上下打量了两人,便对少校说道:“他们是跟着我来的。”

        少校立刻敬礼。段祺瑞带着三人进了大门,张作霖低声说道:“不知段总长何时有空。”

        “过了头七。”段祺瑞答道,说着继续先前走。许兰洲想跟上去,却被张作霖拦住了,“段总长事情忙,咱们别不识趣。”

        的确,段祺瑞现在很忙。到了袁世凯灵位前跪拜,段祺瑞起身之后上香。灵堂外,再次见到已经祭拜完毕张锡銮,段祺瑞叹息道:“大总统病重之时竟然不肯去医院,也不肯吃药。唉……若是肯去医院,只怕不会这般。”

        张锡銮并不认同段祺瑞的说法,心中倒是佩服袁世凯的刚烈。袁世凯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如此做不过是为了速死而已。把袁世凯逼到这般地步的人不就是冯国璋段祺瑞么。现在袁世凯完全无法调动北洋,再多活几年,还不知道会被这些北洋人物如何糟蹋!

        心中不快,张锡銮问道:“段老弟,我怎么听说大总统的遗诏里面定下的继承人,黎元洪排在第一位?”

        段祺瑞神色中都是无奈。袁世凯死的时候还是民国大总统,按照制度,大总统决定继承人。所以不少浅薄之辈以为袁世凯会让他的儿子继任大总统。但是打开放了继承人名单的匣子,里面的继承人有三位,分别是黎元洪、徐世昌、段祺瑞。

        这个名单说明袁世凯的政治智慧并没有消失,如果假设个极端的局面,袁世凯称帝前先把这个继承人名单公布,再把要用称帝获得法统的理由说清楚,只怕蔡锷的造反理由还真的少了些。

        但这都是假设,局面到了当下,所有人都只能在已经确定的舞台上跳舞了。正想试探一下张锡銮对何锐立场的看法,就见张锡銮皱起了眉头。顺着张锡銮目光看去,就见到一个洋人穿着长袍马褂前来祭奠。就听张锡銮问道:“段老弟,那洋人是谁?”

        段祺瑞冷哼一声,“此人叫莫里循,撺掇大总统称帝的就是此人。”

        “哦?”张锡銮久在关外,对关内的事情不熟。就见莫里循并没有如同中国方式跪拜,而是三鞠躬,接着转身离开灵堂。

        段瑞瑞又哼了一声,说道:“这莫里循与何锐关系莫逆,不知老哥哥知道么?”

        张锡銮摇摇头,何锐在关外招商引资,与许多洋人做生意。莫里循在张锡銮眼中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莫里循并非不知道中国吊唁的礼节,但是他情绪低落,并不想入乡随俗。前来吊唁的人都是北洋里面的大人物,可在莫里循看来,袁世凯死了,莫里循认识的最有价值的中国大人物就此谢幕。不管北洋的大人物未来如何,他们都不是莫里循自己手里的牌。

        离开了灵堂,莫里循回到住处就换了一身西服。为了表达自己该有的态度,西服是黑色的。家人已经准备好了行李,莫里循直奔火车站,乘坐上了前往奉天的火车。

        躺在卧铺上,莫里循心中千头万绪,下一个大人物真的会是何锐么?莫里循并不敢确定。

        但莫里循必须下注,政治掮客若是没和有价值的人建立关系,就如口袋里一个铜板都没有赌徒般无法施展。现在北洋人物对莫里循十分警惕,而莫里循也没兴趣与南方革命党人建立关系,能够选择的人只剩下何锐。

        两天时间转瞬即过,莫里循走出奉天火车站,一时呆住了。这里是奉天而不是四平,但是这里已经有了何锐会带来的感觉。

        那是秩序的感觉。

        街道上的交通警察,靠右行进的车辆,街口的路牌。只是看一眼,就能明白在这里存在一股主导秩序、维持秩序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存在。

        压力突然减轻了许多,莫里循的心情甚至轻松到有些愉悦了。到了奉天火车站外的商铺,就见一拉溜的商铺都开着门,随便走进一家,就见柜台醒目的地方放了不少报纸。莫里循问道:“老板,有新报纸么?”

        老板看着莫里循这个操着一口不错汉语的洋鬼子,虽然有些讶异,却还是答道:“最新的报纸,就是东北日报了。”

        一听名字,莫里循就明白过来,何锐在奉天已经站稳了。便笑道:“来一份。”

        打开老板递过来的报纸,就见投奔头条竟然不是袁世凯死亡的消息,而是一张配了照片的新闻,《东北土改快速推进,耕者有其田的日子正在实现》。

        照片里,东北民众正在丈量土地,大家忙忙碌碌,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