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乃绝顶风华在线阅读 - 第494章 角力赛

第494章 角力赛

        妖舟没有去和乌羽白说话,她要成全他的骄傲。妖舟转身离去,去寻了十三公主。然而,她在进宫的那一刻,就被太子的眼线盯上了。

        太子出现在半路上,拦下了妖舟,说:“祥芸县主,聊聊?”

        妖舟知道躲不过,于是点头应下。

        在太子的引领下,二人来到凉亭坐下。

        太子打发了身边的奴婢和太监,姿态从容地坐到了椅子上,说:“坐吧。”

        妖舟依言坐下。

        太子笑得特别温和,说:“县主和本王是旧识,不必拘谨。”

        妖舟很想怼太子一两句,话到嘴边却收了回去,转而恭敬地回应道:“太子所言极是。上次一别,还真有些时日不曾见到太子的风采。”

        太子看着妖舟,忽地一笑,有些意味不明。

        妖舟看了一眼,没搞明白太子的意思,却也不好多问。

        太子说:“开门见山地说,你不用为乌羽白奔忙,他这一关,除了主动求娶十三公主,不可破。”

        妖舟回道:“若真是不可破,太子也不会拦下我。想来,还是有办法的。”

        太子打开扇子,一边摇动一边看向妖舟,说:“真是个聪明的女子,不容小觑啊。”

        妖舟回道:“太子谬赞。”

        太子合上扇子,看着妖舟的眼睛,说:“阿舟,当本王的太子妃如何?”

        妖舟的盯着太子的眼睛回道:“太子有太子妃,阿舟取而代之,怕是不妥。且,阿舟也晓得,太子妃的身份,于太子而言,也是极其重要的。”

        太子哈哈一笑,赞道:“和阿舟说话,真是痛快。”笑容在脸上突然消失不见,表示变得严肃起来,“然而,阿舟对本王而言,也是极其重要的。”

        妖舟从怀里掏出那份红利股权书,放在桌子上,说:“也许太子认为,这才是最重要的。”

        太子扫了一眼叠在一起的文书,问:“何物?”

        妖舟没有解释。

        太子伸手拿过文书,打眼一看,竟是三层干红!

        太子晓得,眼前这个女人做生意有多么成功,无论开哪个店,都是门庭若市,一物难求。说日进斗金,绝不夸张。

        太子无比心动,却慢慢合上了文书,说:“本王听说,县主最近又开了八家新店,却不在帝京之中。”

        妖舟心惊于太子对她的了解,远比表面上这么一点儿,竟还晓得她私下里的一些举动。由此可见,他早就盯着这块肉呢。

        妖舟回道:“没错。除了太子知道的,我马上要开六家琉璃店。太子也知道,琉璃的价格堪比玛瑙翡翠。而今,我却可以生产出来,真是要多少就有所少。”

        妖舟的这句话,无异于说自己的印钞机。太子的眼睛亮了,整个人都被妖舟的这句话点燃了。就连攥着扇子的手,都捏紧了。那种狂喜,真是扑面而来,按都按不住。

        太子再看向那张代表三分红利的文书,就觉得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刻收起来才好。

        妖舟用手点了点文书,说:“不知道,这文书能不能换乌羽白的平安无恙?”

        太子真是恨不得立刻点头,不过他也是老奸巨猾之人,装模作样地说:“想要平息父皇的怒火,着实有些难。”微微一顿,“若是县主肯嫁给本王,此事就算惹父皇不快,本王也一定为你办成。”

        妖舟讨价还价,问:“若只娶我,而没有这三分红利呢?”

        太子心里想的是,只要娶了眼前人,三分红利又算什么?他要得,是全部!太子这会儿倒是嘴甜,回了句:“与你相比,这红利又算什么?”

        妖舟一脸的愁肠百转,感慨道:“原本只是一寻常女子,而今却多家求娶。肖亲王想娶我、太子想娶我,乌世子也想娶我,我干脆把店送出去,看看谁才是真心想娶我。”说话间,将红利文书收好,慢慢放进了怀里。

        太子的眼睛都差点儿瞪瞎了!眼瞧着到嘴的肥肉,怎么就能丢了?!

        妖舟站起身,说:“就不打扰太子了。我去寻十三说说话。”

        太子也站起身,说:“万事可谈,你不要因一时心情不好,就做了错误决定。否则,后悔晚矣。”

        妖舟看着太子,说:“那太子告诉我,谁才是真心想要求娶我的那个人呢?”

        太子看似坦然地回道:“本王。”

        妖舟眸光潋滟,脸色一红,低垂着头说:“定是我不配的。否则,太子为何不向皇上说明?”言语,扭身就跑,那样子还真是羞答答的。

        太子被撩,心猿意马。也不知道这份乱,是因为这位风情万种的美人,还是因为她拥有的巨大财富。总而言之,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过,他不是鲁莽之人,在心里合计了许久,终是做出了决定:去寻父皇求娶祥芸县主。一想到,能抢了乌羽白的女人,他就格外兴奋。

        太子见到皇上,坦言道:“父皇,儿臣有一事求父皇恩准。”

        皇上从成堆的奏折中抬起头,看向太子,问:“何事?”

        太子回道:“二人想求娶祥芸县主为侧妃。”

        皇上看着太子,没言语。

        太子有些心虚,忙低下头,抱拳询问道:“父皇,可……可能应了儿臣?儿臣见那祥芸县主聪慧伶俐,心生欢喜,求父皇成全。”

        另一边,在公主的寝宫中,季燃正在和十三公主窃窃私语。

        季燃对十三公主说:“我刚来的路上,听见乌世子被皇上罚跪,至今不让起。”

        十三公主拖着下巴点头:“已经跪了一天了。”

        季燃说:“再这么跪下去,怕是要跪坏的。”

        十三公主叹了一声,一脸的忧心忡忡。

        季燃扫了十三公主一眼,说:“公主万万不可再忧心忡忡,否则对身体不利,对子嗣更不利。”

        十三公主立刻扬起笑脸,可转瞬间又瘪了回去,无精打采地说:“可是,我真的不开心。”

        季燃眯眼笑道:“我有一计,可让公主的心情瞬间明媚起来。”

        十三公主瞬间打起精神,看向季燃。

        季燃和十三公主说:“我知你不想夹在祥芸县主和乌世子之间,只不过眼下除了你,没有人能救乌世子。若救不了乌世子,祥芸县主会伤心不已。到时候,你不但失去了乌世子,更失去了好朋友。而今之计,应当……”

        季燃越说越小声,十三公主却频频点头,眼睛变得越发明亮。